首页 市界 内文

许家印或许还不起4700万

2024年6月1日 文/ 陶婷 编辑/ 孙春芳

01、“情节很严重,性质很恶劣”

湖北的宋翔看着手机中两张2020年在恒大某楼盘看房时拍的照片,心中不禁感慨万千。那时的恒大地产,楼盘位置虽然偏僻,但人气却异常旺盛,仿佛预示着未来的辉煌。然后,令宋翔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一年后的2021年9月,恒大就暴雷了。

这两年多来,恒大和许家印的新闻,就像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一样,牵动着所有人的心:许家印“跳楼”了?许家印被抓了......这一次,是许家印被罚了。

5月31日,证监会网站公告称,依法对恒大地产债券欺诈发行及信息披露违法案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恒大地产责令改正、给予警告并罚款41.75亿元,对恒大地产时任董事长、实际控制人许家印,处以顶格罚款4700万元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简单来说,恒大地产通过提前确认收入的方式,虚增了收入和利润,导致其发行的债券存在欺诈行为。这个欺诈行为所涉及的金额是庞大的,如恒大地产在2020年5月至2021年4月期间,共欺诈发行了208亿元债券。

并且,恒大地产还未按照规定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2022年中期报告以及2022年年度报告,未按照规定披露重大诉讼仲裁的情况,未按规定披露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情况。在措辞上,除了使用了顶格罚款外,处罚决定书对时任董事长许家印使用了“手段特别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等用语。

处罚决定书一出,网络上炸开了锅。有网友留言道,“这罚款有点少啊。”实际上,透过层层股权穿透可以看到,恒大地产背后站着的是港股上市公司中国恒大,而中国恒大背后站着的是BVI(英属维尔京群岛)公司。“证监会每一种罚款都是有标准的,不是随便开个高价就可以。恒大地产有些行为不是在国内进行的,证监会就无法进行处罚。”熟悉国内和国际法律的汇生国际资本总裁黄立冲告诉「市界」。

这一次的处罚,针对的正是恒大地产境内债券市场的违法行为,且并不涉及恒大集团旗下其他板块的风险事项。宋翔向「市界」感叹道,证券市场是个讲诚信的地方,恒大地产这么做,不仅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也严重扰乱了市场秩序。“证监会这次的处罚,也是对其他企业的警示。”

与恒大地产和许家印一同被处罚的,还有曾经的恒大高管,如潘大荣、潘翰翎、钱程等均被不同程度地处罚、警告等,罚款在20万元到900万元不等。「市界」看完行政处罚决定全文发现,除了恒大地产、钱程外,许家印、潘大荣等人都提出了陈述、申辩意见。

以许家印为例,他陈述的申辩意见有五点,其中有一点是“相关违法行为是由他人具体组织实施的,认定许家印授意、组织从事违法行为证据不足,亦没有基于实际控制人身份指使他人从事违法行为。”不过,证监会认为,在案证据足以证明,许家印作为恒大地产董事长和实际控制人,安排、组织财务造假事项。

最终,证监会对许家印以及其他人的陈述申辩意见不予采纳。至此,处罚案尘埃落定。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证监会在处罚书中还提到,因无法与夏海钧取得联系,已启动公告送达程序,将对其依法另行处理。

夏海钧是恒大集团的2号人物,也是恒大内部公认“最受许家印信任的男人”。自从许家印被控制后,柯鹏、杜亮、潘大荣等恒大一众高管相继被带走,夏海钧一直音讯全无。即便在今年5月,夏海钧被深交所一纸公告,受到公开谴责的处分,这个恒大集团的关键人物,也仍然处于失联状态。

02、“许家印名下或没有资产了”

对于“许家印是否还得起4700万元”这个问题,网友们议论纷纷。有人说,4700万元这么多,许老板肯定还不起的。也有网友反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毕竟身家在那儿呢!”

尽管许家印这两年的身家大幅缩水(巅峰时刻为2040亿元),但2023年9月发布《2023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许家印的身家仍有200亿元。那么,这是否就意味着许家印就能够还得起4700万元呢?“他是否有能力支付4700万元的罚款,这取决于他的资产流动性和实际控制情况。”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告诉「市界」。

许家印200亿元的身家主要包括公开的股票和公司资产。如截至2022年12月报告期内,许家印持有中国恒大的股份比例为59.78%,期末参考持股市值为116.34亿元。

不过,黄立冲认为,许家印名下或已经没有资产了,资产很有可能在他前妻丁玉梅手中,比如房子、现金、股票、土地、物业、私人飞机等等。黄立冲之所以得出这样的判断,一则是许家印的债务纠纷太多了,即便他名下有资产,也被债权人起诉予以冻结,或者是因债务纠纷被转让。

并且,自从2021年以来,许家印把个人财产“押的押”、“卖的卖”(包括香港的3栋别墅、广州、深圳的豪宅、几架私人飞机),换回的钱用于一些刚性经营成本。比如,刚刚被买家以约4.7亿港元的价格接手的香港山顶布力径10号B屋,曾由许家印或相关人士持有。

尽管许家印在海外有资产,但很多国家都高度重视保护私人财产。一些国家在宪法或法律中明确规定了私有财产的权利和保护。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家,在保护私人财产方面力度尤为大。“你要想举证,跨国是很难的。”黄立冲说。

其实,在恒大集团暴雷后,市面上就在传许家印和丁玉梅,通过“技术性离婚”将部分资产转移至境外。据金融界的报道,自从2009年上市以后,恒大集团累计分红达到了733亿元,常年掌握恒大集团将近七成股权的许家印家族,起码在这些年的分红中套现了500亿元。

“她(丁玉梅)到底拿了多少钱都是猜测。毕竟,恒大通常是将钱转走后,投回到债权里。比如美元债。恒大暴雷后,美元债也不会还回来。”黄立冲告诉「市界」。退一万步来说,丁玉梅真的如外界传言,带着不少现金到了国外,她会拿出4700万元,替前夫许家印缴纳罚款吗?这个问题无从得知。

许家印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许智健毕业于清华大学,曾负责恒大集团物业、园林等方面的管理工作。许腾鹤是哈佛大学“海归”,曾参与恒大公司众多业务,他担任恒大集团珠三角公司董事长多年,也负责过恒大财富的重要工作。

不过,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在许家印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小儿子许腾鹤已经被带走了。直到2024年2月26日,丁玉梅入禀香港高等法院,向自己和许腾鹤追讨10亿港元债务。市场观点普遍认为,丁玉梅表面上看着是讨债,其实恐怕是在帮着许腾鹤逃债。

这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起来。

03、“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我的钱?”

黄立冲能够确信的一点是,恒大地产难以缴清41.75亿元的罚款。因为,恒大集团暴雷后,作为重要的子公司之一,恒大地产的资产,也相继被各种债权人分割了。

恒大地产的资产分为有抵押的和没被抵押这两种。有抵押的很好理解,比如像前面提到的香港山顶布力径10号B屋,被抵押给了建行亚洲。而没有被抵押的资产,比如公司名下的房子、土地、车辆等等,在恒大暴雷后,通常也会被工程队、供应商到法院去起诉,再由法院去执行这些资产。

“恒大从出现危机到现在,能抵押的都已经抵押了。剩下的都是没有什么抵押价值的东西。既然没有什么抵押价值,那几乎都是不值钱的东西。”黄立冲认为。这种说法「市界」也曾从供应商那里得到了佐证。

不少供应商在追讨债务时发现,怎么也找不到可执行的资产。要么是冻结了,要么是被其他债权人抢先一步拿走了。剩下的,就是售楼处、办公室里的桌子、椅子等等。

天眼查法律诉讼信息显示,5月23日至24日,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新增4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标的合计9.84亿余元,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部分案件被执行人还包括恒大集团有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深圳)有限公司等。

风险信息显示,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现存790余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超725亿元。此外,该公司还存在多条限制消费令、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信息。这也就意味着,恒大地产41.75亿元的罚款,证监会恐难拿到。

“在恒大地产无力偿还的情况下,证监会在清盘时候成为债权人,将恒大地产被拍卖的资产拿走。一般来说,这样的罚款优先于无担保债权。”黄立冲再次向「市界」强调道。

好在,恒大保交楼的工作一直有条不紊地展开。恒大地产负责人向媒体表示,公司目前仍全力推进保交楼等重点工作,目前全国范围内保交楼项目已经完成超过80%。“我在一个月前已经离职了,我所在城市的恒大楼盘,都已经交付完了,工程队也原地解散了。”一名负责保交楼的恒大前员工告诉「市界」。

除了恒大地产和许家印、以及保交楼有新的动向外,恒大集团旗下的其他众多板块,似乎只有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能在市场上,掀起一点涟漪。

5月27日,恒大物业高开12.66%报0.89港元。市场观点认为,这或被恒大汽车复牌大涨带动。由于严重的资金短缺,恒大汽车在今年年初已停止生产,于5月17日因等待刊发内幕消息而停牌,并于5月27日复牌高开94.74%。

这背后是恒大汽车5月26日释放出的利好信息:31.45亿股潜在待售股份将即时被收购,及32.03亿股潜在待售股份,将成为潜在买方于买卖协议日期后一定期限内的一项可行使选择权的标的。“购买恒大汽车股权的人,很有可能是债权人。因为如果没人买的话,他所有的债权拿不回来。不如再添一点钱,获取主动权,再看能不能有机会重组。”黄立冲向「市界」分析指出。

不过,这几天,外界纷纷猜测这个潜在买家是“小米”。在恒大汽车的股吧群,一群股民热烈讨论该信息,不少人雀跃不已。他们极其渴望这个潜在买家就是小米,毕竟如今论谁财力雄厚,少有公司拼得过小米。“应该不是空穴来风。按照小米汽车现在产能,亟需工厂扩产,其实收购恒大汽车的几个暂停工厂进行改造可以实现产能扩张。”一名股民留言道。

只可惜,事情很快明朗了。5月30日小米在官方账号上辟谣了,“小米汽车从未有过收购或控股恒大汽车的计划和举动。”这让差点信以为真的恒大汽车股民失望不已,“什么时候才能解套啊!”另一边,恒大汽车债权人也在社交平台抱怨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我的钱?”

失望的还有那些被恒大卷入其中的更多局中人。比如供应商,比如一些仍没有拿到恒大房子的人。他们站在许家印给他们挖下的坑里,无助而又迷茫。

(文中宋翔、徐枫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