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人物 内文

比蜜雪冰城还便宜?奶茶隐形巨头想开5万家店

2024年6月27日 文/ 王潇 编辑/ 辛野

甜啦啦是谁?

生活在一二线城市的年轻人,哪怕是每天都要喝一杯奶茶的重度爱好者,也许都不知道甜啦啦。

但这家2015年成立于安徽蚌埠的茶饮品牌,已经在主流视线之外悄悄开出了近8000家门店,下一步就是突破万店、启动上市。按门店数量统计,甜啦啦已经跻身全国前十大新茶饮品牌,紧紧跟随在蜜雪冰城、古茗、茶百道等头部之后。

作为近来才被关注到的“隐形巨头”,甜啦啦的主场不在北上广深、不在新一线,县城和乡镇才是它隐秘发育的地方。据统计,甜啦啦三线城市及以下的门店占比超过80%,而另一家下沉巨头蜜雪冰城的这个数字,不到60%。

比甜啦啦这个品牌更低调的,是它的创始人,1980年出生于河南商丘、在安徽萧县长大的王伟。“感谢蜜雪冰城。”5月末接受每日人物独家访谈时,王伟特意提到说,没有蜜雪冰城,就没有甜啦啦。2014年初,在安徽蚌埠开了几家麻辣烫店的他,加盟了8家蜜雪冰城,从此改变了命运轨迹。没过多久,王伟就决定自己单干,创办了甜啦啦。

直到见面后我们才发现,王伟本人似乎和低调没什么关系,身穿一件鲜绿色运动外套的他,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扎眼。他喜欢鲜艳的颜色,平时穿去公司的衣服不是荧光橙,就是火龙果红,就连甜啦啦在蚌埠的总部大楼也被刷成了标志性的嫩黄色。王伟的性格和穿衣风格一样鲜明,讲话不爱绕弯子,有高管出错时,他会直接“骂”过去:“明天别来了,打辞职报告吧。”

▲甜啦啦创始人王伟。图 / 受访者提供

不少质疑的声音,将甜啦啦的研发秘诀,归结为对竞品的模仿。点开明黄色的菜单,像是新茶饮“爆品开会”——蜜雪冰城的冰鲜柠檬水卖4块,甜啦啦也卖4块;茶百道卖一杯14块起的乌漆嘛黑,甜啦啦就卖一杯12块的超仙黑桑葚;霸王茶姬的伯牙绝弦卖疯了,一杯16块起,甜啦啦就能推出8块一杯的清风茉白,有网友喝完留言称,“找到了伯牙平替”。

王伟不想做谁的平替,他想做自己的东西。万店不是终点,他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更大规模的渴望,“我未来想做50000家店”。但同时他也非常清楚,品牌声量是甜啦啦目前最大的短板之一。

我们好奇的是,在一个看上去已经充分竞争的市场,甜啦啦如何将一杯茶饮的价格压得更低?一个初期靠模仿蜜雪冰城起家的品牌,如何从更下沉的地方杀出一条血路?

以下是每日人物和王伟的对话,经两次沟通后整理而成:

“我不想做平替,品牌声量是最大的问题”

每日人物:很多人说甜啦啦的清风茉白是“伯牙平替”。你怎么看?

王伟:其实我不喜欢做平替。为什么要做平替?我要做我自己的东西,我觉得平替就是不如别人,要替代别人。但替代未必是个不好的词,大家会说:哇!一杯8块钱的东西,完全可以平替掉一个十多块的伯牙绝弦。

他们说平替可能是甜啦啦的品牌知名度不够高。平替只是一时的。我要把甜啦啦的产品做得够好、够便宜,但我又不能(光)用嘴巴讲这些东西,我要让他们慢慢了解甜啦啦。

每日人物:所以你不想做平替,还是想超越?

王伟:对。如果自己讲我想超越谁,很轻松;但如果别人来说你已经超越某某某了,那你一定是做出了一个很大(很不错)的东西。这两个是不同的理解。

每日人物:你觉得怎么才算超越?

王伟:超越得要品牌够大、够硬才行。如果蜜雪冰城做出这款产品,可能网友就会说超越了。但甜啦啦品牌的知名度不够,可能就叫平替。我想让大家说我是超越,但我现在没有这个能力。我的目标是让大家都说我超越了。

每日人物:之前你们提过一个说法叫“解构质价比”,可以理解为市面上出了一个爆款,你一尝就知道它是怎么做的吗?

王伟:对,真就这样。我觉得本来产品就没有什么核心的东西,主要看是谁卖的。我觉得是产品、品牌加上营销、设计、文案这些,才可能有溢价的空间。

每日人物:这样的过程,你觉得不是模仿吗?

王伟:我觉得市面上的产品,比如说芒果、葡萄(的饮品),无非就是换个名字,或者加个料,它难道还能不叫葡萄了吗?难道一家做了芒果,其他家都不能做芒果了吗?

产品没有模仿。什么叫模仿?我举个例子,你去喝一下多肉葡萄,可能有的叫暴力葡萄,几家葡萄摆在一起看都差不多,就是换了一个名字。又比如现在每一家都有车厘子,做法80%雷同,但是名字肯定还是不一样的。

我昨天早上听北京大学一个教授讲,创造和创新都是好的,他还说了一点,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创新,其实很多都是模仿。在模仿的同时稍微增加一点新的东西,这就叫创新。

非要说模仿,在我们行业内,我认为三四年前可能存在模仿,不是可能,是80%的品牌都在模仿。但到目前为止,像我们这些头部品牌,做到每年开几千家店的,不存在模仿。

▲甜啦啦推出的清风茉白。图 / 甜啦啦官网

每日人物:清风茉白和伯牙绝弦喝着那么像,也不算模仿吗?

王伟:不算。每个奶茶店都有茉莉加茶加奶做的奶茶,它肯定不叫模仿。我们清风茉白做好了之后,我都不知道伯牙绝弦和我们的味道是一样的。

这个产品就像青椒炒肉丝一样,本身青椒和肉丝大家都在做。我做的时候不知道各家叫什么名字,比如有的叫青椒炒肉丝,有的叫杭椒炒肉丝,结果炒出来放一起,发现味道都一样,可能比你家的还好吃。茉莉、茶和奶每家都有,只是名字不一样。

伯牙绝弦是因为霸王出名,它就成了一个风向杆。它只是起了个好名字。

每日人物:所以你还是觉得是品牌声量的问题。

王伟:对。如果我们先做了一个产品,霸王也做了,人家就会说是霸王超越了甜啦啦,而不会说平替了甜啦啦。这就是品牌声量的问题。

“没有蜜雪冰城,就没有甜啦啦”

每日人物:你是80后,在你的家乡,同龄人的成长路径一般是怎样的?

王伟:我们那里80后的成长路线就是小的时候在农村上学,上完高中就打工。我发现我那一帮同学,考上好大学的也没几个,基本上都是二十多岁回来结婚,结完婚以后,95%的人可能现在还在打工。

每日人物:十多年前,你没有打工,而是从麻辣烫店转去做茶饮。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王伟:这要感谢蜜雪冰城。

我跟我老婆2001年结婚,2005年我们自己做了一个烧烤生意,一天能赚五六百块钱。其实镇上(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很好了,但是我很不满足,我就觉得我要出去。我记得那是2008年,我快三十岁,那时候心想如果不出去,就得一辈子待在镇上了。

那个时候,我朋友正好做了一个麻辣烫品牌,他们有的在苏州,有的在淮北,有的在徐州,我把当时离我近的城市扒拉了一下,蚌埠还没开,我就来了蚌埠,机缘巧合找到了最好的店铺,在港台街,那个时候港台街真的很牛的。我从2008年做到2014年,买了房也买了车,那段时间蛮幸福的。

我记得是在2013年的时候,麻辣烫店对面开了一家蜜雪冰城。冰淇淋两块钱一个,我一吃,哇!那么好吃,才两块钱。我当时就说这生意肯定火,果真开业以后天天排队,乌啦啦的那么多人。

我和那个老板门对着门,隔着一条马路互相能看到。人家生意那么好,我看着又羡慕,凭借社交能力,我很快搞定了关系,我俩成了好朋友。他告诉我,一天能赚七八千块钱,有的时候有一万块钱,太疯狂了。

每日人物:当时卖麻辣烫能赚多少?

王伟:我卖麻辣烫,一天好的情况也就两三千块钱,而且卖麻辣烫多累人啊,天天又洗菜又淘菜又烫菜。那时候卖麻辣烫,最头疼的是找不到工人,干奶茶就不愁这些,一个年轻人想打工,肯定都去做奶茶了,谁干麻辣烫啊。

我本人比较爱做事,我记得我第一家蜜雪冰城是2014年2月24号开业的。那时候我开了六七家麻辣烫店,也蛮多的,就拿了一个店改成蜜雪冰城,是个店中店,一半卖麻辣烫,一半卖蜜雪冰城。后来,我用10个月的时间开了八家店。

每日人物:都是店中店吗?

王伟:不是,是加盟了八家店。我用那么短的时间开了那么多店,蜜雪冰城的人经常说,多跟王老板学习学习,看他这个经营逻辑、模式和思想,多好。

每日人物:是什么经营思想?

王伟:我有十来年做生意的经验,我从25岁到35岁这十年,在镇上做生意一年能赚一二十万,还不满足,我还要跑出来,这就说明我是个喜欢做事的人。而且这十年,不管是烧烤,还是奶茶、麻辣烫,对应的都是小餐饮。而且麻辣烫和奶茶对应的客户群其实差不多。

每日人物:那个时候八家店,每家店的营收能有多少?

王伟:有的七八千,也有的三四千,还有的一千多,有好的也有不好的,但那时候很赚钱。那时候十来家店(奶茶店和麻辣烫店),一个月也能赚上十几万。

后来到了2014年10月,有了一个机遇,其实就是一句话。

我有个朋友做生意做得很优秀,我问他,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一样优秀。他说那咱就自己开家公司,自己做加盟不就好了。我想这还真是个办法。因为他的一句话,我在路上开车,用25公里的路程,就把整个运营、招商的逻辑编出来了。我说这不就行了么,他说就这样吧,我们干就是了。

两个月之后,2015年1月8号那天,我就开出了第一家甜啦啦。

▲甜啦啦门店概念图。图 / 甜啦啦官网

每日人物:既然说感谢蜜雪冰城的话,最开始甜啦啦的产品和经营的逻辑,和蜜雪冰城会有相似之处吗?

王伟:初期的时候我们有在模仿,现在我觉得差别还是很大的。

每日人物:你不介意承认模仿?

王伟:我不介意啊。我记得我做了几个月的奶茶店,看到奶精这个东西,都不知道那是用来做奶茶的,开了好多家店都不知道。不模仿能怎么办呢?什么都不知道呀。后来慢慢因为自己喜欢(才弄懂很多东西)。我从小就喜欢做饭、做菜,所以后来一直做餐饮生意,其实做菜的逻辑和奶茶产品的逻辑都是互通的。

每日人物:很多人会觉得蜜雪冰城是一个比较下沉的品牌,而甜啦啦似乎比蜜雪冰城还要下沉,为什么当时会如此坚定地走下沉这条路线?

王伟:市场和我们的核心用户,让我们不得不选择下沉市场。你看甜啦啦是在蚌埠成立,这是个三线城市,2015年左右,一杯奶茶卖五六块很多人买,我如果卖二三十块,没人买,门店也开不起来。

“品牌没有爆款,就等于不存在”

每日人物:刚刚听到你在计算价格,如何把一杯茶饮的价格压到非常低?

王伟:首先不是要压质量(品质)。刚刚(研发总监)说用三颗(荔枝果肉),我让他用两颗。用三颗,成本就是6块,如果卖12块(一杯)的话,利润也还可以。同样的质量,别人可能要卖到18块。

如果用三颗,卖10块,别人肯定都说好,但真卖10块利润就不保。如果用两颗,做出来(口感)都差不多,这样再卖10块钱,才能做到加盟商和消费者(的利益)都达到平衡点上。不能光追求好,不追求价,我们一定是好东西加上好价格。

每日人物:这是因为大众尝不出来太大的口味差距,所以可以做一点让步?

王伟:对。你觉得清风茉白好喝吗?你可以买一杯伯牙绝弦对比着喝,我们(的奶茶)比伯牙绝弦还好喝。为什么?因为它的茶好。

但为什么清风茉白便宜?这里面其实有两个点。第一,伯牙绝弦是700ml,清风茉白是500ml;第二,霸王(霸王茶姬,下称霸王)在卖给加盟商的时候,加价比我们高。

我这一杯的成本是四块多,伯牙绝弦多了200ml,成本就变成了五块多,假设多增加了五毛钱的茶叶,成本就变成六块多了,但是他们要卖18块,毛利润就达到了60%-70%。

他们没有这个毛利润不行呀,他们的租金高,霸王所有的店都是大店,都是最好的地方,(每家店)平均租金都要四十多万(一年),他要能覆盖掉租金和员工工资,所以这个产品才会卖到这个价格。

每日人物:甜啦啦的茶叶卖给加盟商多少钱?

王伟:我们给加盟商的售价,利润肯定低于市场(平均水平)。我们内行是知道别的品牌的利润的,我们对比过,肯定比他们的低。

每日人物:清风茉白的毛利率相当于是50%?

王伟:这一款不到50%。成本一杯在4.5元左右。我们这款产品主要是打销量。

每日人物:我们现在所有的产品毛利率都在50%以下吗?

王伟:平均在52%。

每日人物:其他的很多品牌好像在60%的样子。

王伟:是65%,我们比他们的毛利要低。

每日人物:毛利率低不会影响到盈利吗?

王伟:会影响。所以说我上升不到一线、二线那些租金高的高线城市。但我现在不会,不代表未来不会,我未来肯定要去,不光要去一二线城市,我还要去全世界。100万一年房租(的地方)我也能做,只要生意好,大家都认可甜啦啦,我可以再给一些政策补贴。

每日人物:有加盟商反馈说,你们卖得最好的产品是一桶水果茶,但它也是做起来最麻烦的产品,卖10块利润很薄、出餐又慢。相较之下,新品的销量并不如人意,加盟商购买还得囤货,你怎么回应?

王伟:我举个例子来说,像蜜雪冰城,也没有什么产品(销量)能超过柠檬水。如果一个爆款的利润那么高,他能达到爆款吗?一桶水果茶卖10块钱,可能赚不到50%,但其他产品可能卖8块,有55%-60%的毛利润。每个品牌都有爆款,其他的都很难超越,因为一个品牌如果没有爆款,就等于不存在。

每日人物:很多品牌拼低价,拼的都是供应链。甜啦啦也搭建了自己的供应链,最早是从哪里入手的?

王伟: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是自建冰淇淋厂,我觉得市面上味道都差不多,就觉得得自己做。所以2016年的时候就入手搞这个事。但做到后来发现,自己建供应链未必是一件好事,后来我又建了一个杯子厂,再之后就没有再建了。

杯子本身就是消耗品,很容易做的。2018年的时候,可能整个中国都没有50个和餐饮公司配套的供应工厂,现在这些工厂500个都有了,说明市场的容量是够大的,大家也在不断创新。

我也在不断创新,但是我建的工厂未必能创新到别人的工厂之上,那样的话,我还得用我老一套的东西。

▲甜啦啦蚌埠总部。图 / 受访者供图

每日人物:不建工厂的话怎么办呢?

王伟:采购。只要采购的量够大,人家就会给你好价格。

每日人物:那其实要比建工厂的成本高一点吧?

王伟:也未必,我觉得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比如可能一杯东西买别人的是10块钱,我自己做出来可能得10块零1毛。因为别人更专业,别人量更大。他的源头采购、运营成本和制造成本要低得多,所以采购比自己做出来的可能还便宜。

每日人物:所以蜜雪冰城的供应链规模很大,甜啦啦的供应链规模相比之下要小很多,是有意为之?

王伟:对。我在四五年前的时候就想到这种情况了,我就果断不做工厂。不管怎么说,工厂要费心经营,我要集中把精力用在甜啦啦的产品上,而且不是说费心思搞个工厂。如果我的量够大,工厂东西足够好,我也可以入股呀。

未来不会涨价,想开50000家店

每日人物:甜啦啦在2015年初开了第一家店,后来这一年一共开了92家,对于初创品牌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规模了,怎么做到的?

王伟:想想那个时候要感谢很多人。我的性格是比较开朗的,我对朋友比较真诚,所以好朋友很多。我做了奶茶店后,别人都知道我赚钱了,做得还不错,2015年那年,我记得大概有三十多家店,都是好朋友开的。但当时,那些朋友基本上也都亏了,因为我们那个时候没想那么多,想着能活着就好了,所以店本身质量也不好,选址也不会选。

我自认为自己还是蛮优秀的,但是相对于别的大品牌来说,我们差得太远了。

每日人物:当时最难的时候有多难?

王伟:加盟其实分为两个阶段,我们有时候会告诉朋友或者加盟商,开一个店一天能赚个五六千块钱。可是这五六千块钱是怎么来的?是从好的门店数据得来的,但是由于选址能力、品牌能力、产品能力不行,结果开了一个店只卖了一千多块,和原本说的差距很大。后来很多加盟商就失去了信心,就感觉这不赚钱,就慢慢地闭了很多店。

每日人物:什么时候的事?

王伟:2021年左右。其实也是我们强制关店,那个时候发展得特别快,出现很多产品质量问题。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一方面,把产品质量不好的店关掉,求质量;另一方面,要求市场部管理分店的这部分,把生意不好的或者管理出问题的这些店铺强制闭店,那个时候强制闭了五六百家店吧。

跑得太猛了,我们的招商和运营在开店上面反而有点迷失了方向,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就停止。我现在的要求变成了从管理到服务,质量大于数量。

▲甜啦啦浙江省某加盟店开业。图 / 甜啦啦官网

每日人物:现在每年的新增加盟商,大概控制在多少?

王伟:每年新增2000多家吧。

每日人物:甜啦啦在冲击万店,很多友商也在冲击。他们对加盟商的要求还是蛮多的,比如古茗据说有150道选择题,还要上传学历证明,经历四门考核,甜啦啦也有类似的门槛吗?

王伟:我们的门槛没有这么高,可能会比古茗低个50%。我们这边不会说学历、阅历、资金、店面这些等等都有要求,但每年也是审核掉了不少加盟商的。

每日人物:网上不少帖子分享说,加盟蜜雪冰城失败之后,都去加盟甜啦啦了。这是真的吗?可以认为甜啦啦在承接一些被其它品牌淘汰的加盟商吗?

王伟:不是这样的,他们这么说是因为蜜雪和甜啦啦是同一价位、同一市场的,只不过蜜雪比甜啦啦的品牌声量大,就像刚刚说的那样,甜啦啦可以是蜜雪的平替。其实在北方市场的很多城市和地区,我们的店基本上都不输于蜜雪。

加盟不了蜜雪的人去加盟甜啦啦,不是因为甜啦啦的门槛低,而是大家都是一样的。基本上在北方市场,有蜜雪就会有甜啦啦,两家店都会挨着,就像是肯德基和麦当劳。

每日人物:有一些甜啦啦的加盟商说,如果挨着蜜雪冰城,就要被抢生意。

王伟:两个品牌在一块,肯定会竞争,假如之前蜜雪冰城能卖5000块,那我们去了之后,他们可能就只能卖3000块。但是假设这个地方的存量就是5000块,甜啦啦加入以后可能把存量增加到7000块,虽然我们品牌声量没有那么大,但实际情况是我们会把产品做好,后续消费者可以根据产品自己选择。

举个例子,上班路上,有一家很有名的早餐店,就只能吃这家,但是又来了几家以后,没准这就变成了卖早餐的小据点,这个盘子就做大了,好多人都会去那儿吃早餐,虽然第一家早餐店的品牌是最大的,但后面消费者选择多了,会根据产品质量再做出选择。

每日人物:甜啦啦有涨价的打算吗?毕竟未来要去更多的一线城市,房租会更高。

王伟:没有,不会涨,如果涨价就不是甜啦啦了。

每日人物:所以价格会一直这样?

王伟:可能只会便宜吧,不会涨价了。

每日人物:在北京、上海这些地方开一家甜啦啦,对加盟商来说要求更高。

王伟:公司可能会给这样的店补贴两万块钱,就相当于这家店的原材料我不赚钱,都补给他了。未来这样的店可能会有几百家。

每日人物:为什么即便是补贴,也要开到一线去?不能一直待在下沉市场吗?

王伟:(开到大城市)对品牌的未来更好,这些城市对品牌来说是更有代表性的。补贴的钱从哪里来?比如在北上广深几个比较大的一线城市,我总共开出600家,也不是每个店的房租都要五六十万,也有十来万的,那五六十万我可能会补贴一笔,大不了这几个店盈亏平衡。用赚钱的店补贴亏的,把品牌声量做起来。

每日人物:感觉你的回答一直绕不开品牌声量这四个字。

王伟:我未来想做50000家店,如果不靠品牌,怎么能做到50000家?就像是明星效应,品牌就是明星的一张脸,品牌起来了,开店就容易了。

“我没太多文化,

但我明白靠自己赚不了多少钱”

每日人物:去年甜啦啦宣布启动上市计划,但是截至目前,茶饮品牌上市后表现也并不是特别好。这会影响到你的规划吗?

王伟:不会。每个人的追求和目的不同。我很爱钱,我一年能赚三个亿的时候,就经常想,什么时候一年能赚30个亿,或者300个亿,我天天在想。但是我想活得更明白一点,更开心一点,赚30亿也好,赚300个亿也好,我怎么样才能赚到?是总想着赚300个亿呢,还是想怎么为赚300个亿去铺路。

有的人想上市,可能是捞一把,赚几十个亿。我也喜欢钱,也想拿几十个亿,但我又觉得拿几十个亿存到银行有什么意义呢?大多数人都是为了钱活着,但有些人总想着赚钱,到最后连一个知心人都没了。

每日人物:所以上市是想更好地赚到30个亿?

王伟:不是,我想上市是想把甜啦啦的未来做好,我做的每一个动作基本上都是为了让身边人过得更好。

每日人物:你爱钱,但却给别人让利,这不矛盾吗?

王伟:因为爱钱,所以才知道怎样能赚到钱,如果一味地为了利润,很可能就赚不到钱,如果一味地为了他人好,不想赚钱都难。我没有太多的能力,没有太多的文化,但是我明白一个道理——靠着我自己赚不了多少钱,但是我肯定会让我身边所有人跟着我,都能赚到钱。

每日人物:最开始创办甜啦啦,你想做一个多大规模的生意?

王伟:最开始也没想我能做多大事,2015年、2016年那会儿,我觉得最多能开个1000家。我当时跟许周(甜啦啦联合创始人)说,开200家给他买个车,500家买个房。

▲甜啦啦江西省某加盟店开业。图 / 甜啦啦官网

每日人物:你觉得生意做得好的定义是什么?做到哪些事才算经营得好?

王伟:这分两个层面吧。

第一个层面就是想赚钱,能把东西做好、把门店做好就能赚到钱。在企业角度上,首先是目标清晰,员工知道干嘛,这个事自然就做好了。对我来说,这个逻辑就更简单了,我靠着加盟商赚了钱,所以我要做的事就是服务好加盟商,让加盟商认可我,消费者自然就认可我。有人可能会觉得只要消费者认可就好了,我觉得如果看重C端的话也对,但最重要的是“打野人”(指加盟商)服务好C端,如果服务C端的人能做好,那这个事就能做好了。

第二个层面,面对(员工)小伙伴,他们做对了,我就表扬,做错了,我就严厉地批评、讲道理。最重要的是,我要让每一个员工都能感觉到老大是处处为他们着想,为他们的以后着想,为发展着想,而不是老大为了赚多少钱。

每日人物:很少有企业家这么想。

王伟:我的梦想是让所有的员工都认可我,但是由于我的性格比较直,有啥说啥,所以会让人感觉到很被动,很难受。比如说我刚刚还在骂一个人,我说你实在不行,你明天就要辞职了,你不要干了,可以打个辞职报告。但我一般不会骂新的高管,都是(骂)些老人。

每日人物:团队里面很多是你的兄弟和朋友,人情浓度这么高的关系会影响到公司的发展吗?利益要怎样分配,权责要如何承担?

王伟:在利益层面上,我觉得你一定要让跟着你长时间的人真正能赚到钱,他才能给下面人做榜样。我们已经跨越了那个追求赚钱的阶段,就像许周,他之前跟着我就为了一个月3000块钱的工资,但他现在肯定不是为了工资,他是为了发展,为了未来,为了老大带他做更多的事。当下面的高管看到许总,看到跟着我的人,他们也会觉得自己有未来。

每日人物:甜啦啦一直没有投资人,为什么?

王伟:其实有很多投资人联系过我,我一直没同意。没同意是因为我的无知造成的。我觉得我不差钱,我就不让你进来,我不想听别人的,但是后来我发现这是不对的。其实我不能总是认为别人投钱是为了赚我的钱。既然能成为投资人,他肯定有资源,能让我少走很多弯路,可能会从认知层面让我打开思路。

每日人物:所以甜啦啦接下来会拉一些投资人入局吗?

王伟:会的,现在已经有在谈的了,看有没有合适的。

每日人物:接纳投资人是单纯为了提升资源和认知吗?还是有其他的比如资金方面的困难或者考量?

王伟:没有考虑资金。第一是资源,第二是让我在团队这个层面有所提升。一个投资人会进来,肯定是因为想上市或者觉得一家企业好。一方面,未来我可以更好地去招员工,提升团队。另一方面,上市是我未来一定会做的一个动作,不是为了我拿多少钱,而是让跟着我的兄弟也有钱赚。

每日人物:关于团队管理方法,你通过什么方式来学习?

王伟:我看书比较少一点,但我每天早上会跑步,跑步的时候会听一些管理的课,每个都要听好几遍,我买了很多课。

每日人物:创业这十多年来,你坚持最久的一件事是什么?

王伟:准时,我很讨厌迟到。这几年高铁坐多了,只要那个地方在500公里之内,我就会把目的地当成吃早饭的地方,已经坚持七八年了。我喜欢早上办事,不喜欢太晚。比如我要到上海办事,早上八点半有安排,我可能七点就到了,在那吃早饭。有时候如果是开车过去的话,可能要凌晨一点多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