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识局 内文

董事长、总经理接连辞职,红日药业无牵无挂

2024年4月2日 文/ 杨曦霞 编辑/ 江芸 贾亭

4月1日晚,红日药业发布了一则公司高管变动公告:姚小青因个人工作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董事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截至公告披露日,姚小青持有红日药业3.07亿股,即10.24%公司股份,按当日股价计算股份价值约12亿元。

姚小青是红日药业的创始人,1996年以来,他带头研发出公司当家品种血必净注射液,一步步将红日制药厂变成了如今的中药配方颗粒龙头企业,原定是2025年4月21日任职期满。此时突然辞职,着实有些让人意外。

值得注意的是,3月11日,红日药业副董、董事、总经理郑丹也因退休离任。健识局注意到,此前红日药业已有多名董事离任,公司管理层已大换血。

与此同时,红日药业提名了新的董事长、副董等公司高管。兴城投资集团背景的吴文元被聘任为公司新董事长,原财务负责人蓝武军则任副董事长、总经理一职,孙武接替蓝武军任新财务负责人。姚小青的儿子姚晨被补选为公司非独立董事。

新任管理层将面临不小的压力。2023年,红日药业营收、净利继续双降,分别为61.09亿元、5.07亿元,同比下滑8.14%、18.83%,主要因为中药配方颗粒及医疗器械产品收入下降。

原大股东双双“出局”,成都国资委入主

姚小青辞任公司董事长后,有业内猜测,红日药业有可能进一步注入到成都兴城集团的医疗健康资产中去。

2018年11月,红日药业原第一大股东大通集团将持有的3.45亿股股份,占红日药业总股本的11.45%转让给了成都兴城集团。随后,姚小青、孙长海陆续向兴城集团转让股份。2019年1月,兴城集团取得红日药业股份6.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22.195%。

兴城集团的实控人是成都市国资委。据报道,2019年,成都兴城集团收购红日药业新闻发布会上,姚小青曾表示:成都兴城集团的入主使得“公司的控制权相对稳定了”。兴城集团收购后,红日药业还将成立西南总部,与天津总部兴城双总部。

今年姚小青辞任,意味着红日药业原股东与新股东的权力交割基本结束。

健识局注意到,红日药业早期任职的高管已有多名已经离职。2019年,红日药业原副董、董事孙长海离任。他曾与姚小青共同研发血必净注射液。曾任大通集团董事的曾国壮、伍光宁和李占通等人也分别在2019年和2023年选择了离职,并不再担任红日药业任何职务。

成都国资委入主后,姚小青基本“退居幕后”。2021年7月至今年2月,姚小青多次减持股份,合计减持了约9000万股股份。

根据公告披露,红日药业新董事长吴文元曾任重庆市大渡口区发改委副主任、城乡统筹办公室主任,兴城集团首席投资总监、投资发展部部长。新常务副总经理及财务负责人孙武也是兴城集团背景。

至此,红日药业已基本由成都市国资委接手,原班人马只剩下蓝武军和姚晨等少数几个人。

中药配方颗粒连续两年下滑

今年红日药业交出的答卷很难让人满意。

2023年,红日药业中药配方颗粒及饮片、医疗器械、辅料及原料药三大板块都在下滑,尤其是中药配方颗粒和医疗器械方面,收入均大幅下降了近13%;公司实现收入正增长的只有一项,即血必净注射液为代表的成品药领域。

图源:红日药业年报

2023年医保目录中,血必净注射液在医保支付限制被简化为“限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今年,血必净注射液的销售或许能有新的增长。但只靠血必净显然不够。

中药配方颗粒自然是红日药业的主业,业务占比近50%。红日药业是最早中药配方颗粒国家试点企业之一。2001年起,中药配方颗粒国家试点启动,6家企业被选入。红日药业收购的北京康仁堂就是其中之一。

然而,自2021年到达顶峰后,2022年来,红日药业中药配方颗粒业务就一直处于下滑,去年仍旧是负增长,销售额从上年33.6亿元降至29.23亿元,减少了12.99%。医疗器械是2015年红日药业收购北京超思电子后拓展的业务,但2021年来,这一板块的表现并不理想,收入一直在大幅下滑。

对此,红日药业解释称:销售之所以下降,是受中药配方颗粒行业政策影响。去年几个省份启动了集采,包括红日药业在内,2023年华润三九、佐力药业等中药配方颗粒相关业务也都受到了明显影响。

健识局注意到,山东联盟集采中,低价抢占市场大多是规模较小的企业,而像红日药业等国家指定试点企业的报价其实并不低,并且赢得了约40%品种的中选。可以说,目前已开展的集采对配方颗粒龙头企业的影响还算比较有限。

更大的原因,其实在于同行竞争者的增多。2021年,配方颗粒国家试点结束的同时,市场从二级及以上中医院销售拓展至具备中医执业资格的各级医疗机构。西南证券研报预计,中药配方配方颗粒市场未来有望开启千亿元时代。

准入和市场放开后,2022年,中药配方颗粒赛道涌入了越来越多的竞争者。行业预计,全国范围内中药配方颗粒企业已扩充至70家以上,并且新入场的企业数量还在增加中。红日药业还将持续面临同行竞争者的冲击。

撰稿 | 杨曦霞

编辑 | 江芸 贾亭

运营 | 山谷

插图 | 视觉中国

声明:健识局原创内容,未经许可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