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天下 内文

99届女足的商业之旅:有人开公司注资千万,有人办足校缺钱关张

2019年5月24日 文/ 郝梦 编辑/ 华记

文|AI财经社 郝梦

编| 华记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6月26日0点,在法国蒙彼利埃的莫松球场,2019年女足世界杯1/8决赛,中国队迎战意大利队。这场比赛牵动着万千中国球迷。最后,中国女足以0-2告负,止步16强,这是女足参与世界杯正赛以来历史最差战绩。

从1991年的首届世界杯,到2015年的加拿大世界杯,中国女足6次出征。所有战绩中,之前最弱的成绩是世界杯八强。1999年,在美国举办的女子足球世界杯赛事上,中国女足创造历史,首次且是目前唯一一次打入决赛,最终不敌美国队屈居亚军。

99届女足成为“铿锵玫瑰”代名词。时至今日,提起女足,球迷们就会想起1999年的光辉岁月。如今20年过去,铿锵玫瑰们已经有了新的事业。有的成为足球教练,有的成为社区干部,有的成为足球解说员。

而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当时年纪最小的浦玮选择下海经商,并小有成绩。

1999年,在美国女足世界杯,年仅19岁的上海姑娘浦玮代表中国女足出场。

在这次比赛中,中国女足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与东道主美国女足激烈角逐。最终,因为点球失利,惜败美国队。但是,这一季已经成为中国女足历史上的光辉时刻。

与孙雯、刘英等一众老将相比,浦玮年纪最小。年纪轻轻就经历这样的巅峰时刻,浦玮有着更充裕的时间来打磨自己的球技。在此之前,浦玮刚刚加入中国女足不过两年。1990年,浦玮进入上海杨浦体校。由于身体条件突出,1997年,17岁的浦玮就加入中国国家女子足球队的阵营。

在此之后,浦玮先后经历了马元安、马良行、张海涛、王海鸣、多曼斯基、郝伟等教练的执教,也曾征战过世界杯、奥运会等大赛。但是,中国女足已经找不回决战美国队的感觉。

2008年,中国女足奥运会再度失利之后,浦玮选择离开。在接受华商晨报采访时,浦玮称,觉得继续踢下去,自己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付出与回报也不成正比,而且在国家队看不到任何希望,“我想反正早晚都要接触社会,不如选择早点离开”。

退役之后,浦玮开了两家美甲店。

2012年,32岁的浦玮依然心系女足,再度复出。2014年2月15日,浦玮正式宣布退役。退役之时,浦玮依然为女足的惨淡待遇发声,“现在的女足姑娘们收入太低了,甚至可以用可怜来形容。虽然不嫉妒男足动辄收入破千万,但是女足好的几千元工资,差的甚至几百元。”“特别是一旦受伤,身体不行了,未来生活会更加困难。”浦玮希望能有一些切实的举措来解决女足的待遇问题。

浦玮坦言,自己的爱人正在做关于红酒的生意,退役之后会从商。

2015年,上海衡山路出现了一家以足球主题的餐厅,这就是浦玮退役之后转型的起点,前男足国脚范志毅、刘越也赶到现场为浦玮捧场。

天眼查显示,浦玮名下还有上海浦玮实业有限公司以及上海浦玮体育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两家公司,注册资金分别为1000万元、50万元。

除此之外,浦玮时常也会为电视台做转播嘉宾。

拜别绿荫场之后,其他女足队员也大多从事着与足球相关的行业。2000年悉尼奥运会,孙雯再次获得最佳射手。当年,孙雯和美国老将米歇尔·阿科尔斯被国际足联评为20世纪的世纪足球小姐,这一荣誉堪称中国足球的辉煌。2006年,孙雯退役。随后,孙雯担任过上海女足主帅以及女足青训部部长兼女足青训总监。在此期间,孙雯也在《新民晚报》做过兼职体育记者,以兼职记者身份参加了2004年欧洲锦标赛和雅典奥运会报道工作。

1999年世界杯半决赛,刘爱玲曾在对阵挪威的的比赛打进了一个精彩的世界波。在役之时,刘爱玲就创办过“北京刘爱玲女子足球俱乐部”,这是当时国内唯一一家女子足球学校。2002年初更名为“北京铿锵玫瑰刘爱玲足球俱乐部”,鼎盛时期学员达百余人。后期,因为招生难、费用开销太大等原因,2007年,俱乐部无奈关闭。退役之后,刘爱玲也曾担任过北京市足协副秘书长。

令人痛惜的是,2018年12月2日,曾经参加过99年女足世界杯的中国女足队员张鸥影因病去世。20年,迄今为止最辉煌的一代女足在慢慢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