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人物 内文

如果你曾经一个人看月亮

2018年9月24日 文/ 面孔作者 编辑/

一个女孩忽然感到并不了解自己的父母——他们长久地生活在一起,但父母的个性看上去如此模糊。他们疲惫吗?对自己的工作满意吗?又热爱着什么?如果能够抛开爸爸妈妈的角色,他们想去做些什么?“我想以朋友的身份了解一下你们,而不是你们仅仅是我的爸爸妈妈。”女儿在一封信里写下了自己的问题,她也盼望着收到一封回信,“不要打电话或者当面聊,我会不好意思的。”

这是《人物》联合别克汽车发起的#中秋家书 见信如晤#征集活动中,我们所收到的2711封信之一。所有的信或短或长,却无一不深藏情感,也是那些在平日里因缺乏勇气而不敢说出口的认真告白。表达渠道虽已日渐便利,但只有那些珍而重之的文字才足以抵御时光的磨损。

我们也邀请到许凯、李沁、吴克群、杨玏、饶子君担当“中秋家书”召集人,他们各自挑选并朗诵了一封信。

杨玏朗诵了王小波《黄金时代》的节选,这是他给自己的信,“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李沁的信则来自《洛丽塔》中的一段,“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谈起家人时,许凯说自己已少有机会在中秋节与家人相聚,但想到母亲的尖椒炒肉,他仍愣了神。母亲做的菜,是只属于家的味道,也正因如此,以色列诗人耶胡达·阿米亥的《母亲为我烤制了整个世界》成为了他读给母亲的一封信。

在吴克群拍摄电影期间,他的妈妈不幸因肺癌去世。电影里想讲述的“遗憾”真实发生在他的生活中,他艰难地学习和自己的遗憾和解,带着对妈妈的思念完成了拍摄。现在,他想为妈妈朗读冰心的《写给母亲的诗》,把思念放进一只小小的白船。

导演饶子君也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至亲之一。她的父亲饶剑锋是一位登山家,于2013年攀登南迦帕尔巴特峰时卷入恐怖分子制造的枪击案件,不幸遇难。在《人物》视频拍摄当天,她最终决定亲笔给遥远的父亲写一封家书:

“我依然想念依然迷茫

但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

人生像是一场散步

你再一次比我领先到达了终点

今晚中秋月明

我想你应该也能看见。”

《母亲为我烤制了整个世界》

阿米亥

母亲为我烤制了整个世界

在这些甜糕中。

我所爱的人挤满了窗口,

带着星辰的葡萄干。

渴望被封闭在我的体内,

如面包中的那些气泡。

在体外,我光滑、宁静而褐色。

世界爱着我。

我的头发悲伤如干涸沼泽中的芦苇——

所有罕见的鸟拍打着美丽的翅膀

逃离我。

许凯

《洛丽塔》片段

纳博科夫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隐瞒的,咳嗽、穷困和爱;你想隐瞒越欲盖弥彰。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挥霍的,身体、金钱和爱;你想挥霍却得不偿失。

人有三样东西是无法挽留的,时间、生命和爱;你想挽留却渐行渐远。

人有三样东西是不该回忆的,灾难、死亡和爱;你想回忆却苦不堪言。

李沁

《写给母亲的诗》

冰心

母亲,好久以来

就想为你写一首诗

但写了好多次

还是没有写好

母亲,为你写的这首诗

我不知道该怎样开头

不知道该怎样结尾

也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就像儿时面对你严厉的巴掌

我不知道是该勇敢接受

还是该选择逃避

母亲,今夜我又想起了你

我决定还是要为你写一首诗

哪怕写得不好

哪怕远在老家的你

永远也读不到……

母亲,倘若你梦中看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

不要惊讶他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孩子含着泪叠的,

万水千山,求他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

吴克群

《黄金时代》片段

王小波

我只愿蓬勃生活在此时此刻,

无所谓去哪,无所谓见谁。

那些我将要去的地方,

都是我从未谋面的故乡。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我不能选择怎么生,怎么死;

但我能决定怎么爱,怎么活。

杨玏

写给父亲

他是2013年离开

今年是他离开我们的第五年

我依然想念依然迷茫

但已经没有那么恐惧了

人生像是一场散步

你再一次比我领先到达了终点

今晚中秋月明

我想你应该也能看见

饶子君

扫描二维码

找到你的专属家书

点击下方连接可观看5位家书召集人朗读专辑。

http://v.qq.com/vplus/portrait/foldervideos/ihw0015011pe3y1

文章授权转载自面孔(ID:miankongportra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