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全球科技史最大并购案背后:1300亿美元狙击高通的神秘野蛮人

2017年11月8日 文/ 四月 编辑/ 赵艳秋

高通显然对这个收购“不能够接受”,它正准备抵制这种不请自来的单方邀约。而资本大鳄HockTan和背后的“野蛮人”银湖资本,很可能将整个交易变成一场公开市场上的恶意收购。

“全球排名第五的博通宣布以130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排名更靠前一位的高通”。昨夜,传闻已久的半导体行业最大收购案得到双方确认:博通将以每股70美元现金加股票的形式收购高通。一旦交易成功,这将是全球科技史上最大的一笔并购案。

消息一经传出,国内科技圈人心惶惶。高通一位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说,他也是看新闻才知道这个消息的。此前,他已对提出收购的博通CEOHockTan(陈福阳)有所耳闻,“听说他性格果敢——利润低于30%的业务将一刀坎;微信群不断弹出新消息,说我们的后台部门和不赚钱的业务部门要倒霉了”。

“不知道高通的骁龙820平台还能不能保得住?”采用高通芯片平台的无人机产品经理李丽则担心未来的合作前景。

高通方面显然对这个收购“不能够接受”。虽然公司也在请法律、金融团队在评估博通公司的现金和股票建议,但也准备抵制这种不请自来的单方要约,认为它低估了公司估值。因此,这个交易很可能会变成一场公开市场上的恶意收购。

一位博通前员工匆忙而肯定地对AI财经社说:“又一场资本运作大戏!”

神秘的敲门人

博通收购高通是一起典型的“蛇吞象”。但事实上,HockTan早已熟谙此类套路。

马来西亚华裔HockTan今年已经64岁,虽然年轻时他先后拿到了MIT机械工程硕士和哈佛大学MBA学位,但采访对象无不强调他的“财务出身”,据称,HockTan曾在通用汽车和百事可乐等美国巨头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后来进入芯片制造商ICS担任首席财务官,并最终晋升为首席执行官,非常善于资本运作。

“他只为股东利益考虑。他通常在一家企业股价低迷的时候买入,交易完成后就是各种倒腾——把不好的业务出售,好的业务留下来。你看,他重组后,留下的产品线都是硬邦邦的,展现的财务报表也很漂亮。”这位博通前员工分析说。

两年前,陈福阳在华美半导体协会的年度晚宴上曾经这样评价自己,“我并不是半导体人,但是我懂得赚钱和经营”。

HockTan像极了一位贪婪的并购整合高手。在他主政下,企业“连续并购膨胀”,最近的收购要约甚至震动整个科技界。HockTan的并购轨迹还要从10多年前的往事说起。

为了争取收购成功,博通公司CEOHockTan与美国总统Trump在白宫宣布博通公司总部将迁回美国。@视觉中国

2005年,以银湖资本和KKR为首的私募基金财团,以26.6亿美元收购了从惠普分拆出来的安华高科技,并安排该公司于2009年在纳斯达克上市。KKR在这一过程中请来了HockTan。

在这之后,HockTan开始在并购上屡试身手,其中知名的案例是在2013年,他以66亿美元,买下老牌芯片供应商LSI,其后留下其核心存储产品线,出售了非核心资产。

2015年,“这家名不见经传但出手阔绰”的新加坡企业又拿出370亿美元,收购全球半导体巨头博通,创下了半导体行业最大的一笔并购案。这是一起“蛇吞象”——当时博通的年营收为84亿美元,差不多是安华高的1倍。新公司保留了博通的品牌,取名“博通有限”。

“当我们听说博通被安华高收购时,都认为这是一个资本运作。”博通前员工对AI财经社说,“聪明的同事决定保留下博通的股票,因为知道它会被推高”。果然,股票从被收购时的每股几十美元,涨到现在大约270美元一股。“没有急着卖的同事都获益了”。

在安华高收购博通后,这位博通员工看到,公司之前正大力推广的物联网(IOT)产品线被出售。“虽然物联网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但毛利润太低,达不到HockTan规定的30%及格线”。

据新浪科技报道,一位博通前员工回忆HockTan,“他的商业模式是利润驱动,而不是技术驱动。每个部门都有极其严格的利润指标,连续两三次达不到的话,他就会关闭或出售整个部门”。

《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形容,HockTan在运营公司时实际果断,在资产出售和裁员重组方面决不拖泥带水,更不怕冒险勇于寻找可以扩大企业规模的收购机会。他果断凶猛的商场作风,为他赢得了“牛头犬”的外号。

而在购并博通后,HockTan又主导收购了博科。虽然这个并购因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CFIUS)的反垄断调查延期3次,到目前还没有获得批准,“但据说后者的核心业务利润率高达50%到60%”。

通过一系列并购,HockTan管理的这家企业从安华高变成“博通有限”,规模一路蹿升,从全球第17,到第9,再到第5。如果这次能成功收购高通,新公司将晋升为全球第三大半导体企业,且在业务层面对排在前面的英特尔和三星造成直接威胁。

虽然兼并一次比一次大,但HockTan行事风格十分低调。“在并购博通后,新公司甚至只保留美国的公关部门”。他也没有社交网站的公开账号,“名字只会出现在博通的交易新闻里”。

“对HockTan的风格,评论正反都很鲜明。”在半导体业从业几十年的专家莫大康对AI财经社说,“但我认为HockTan的思路是先进的。半导体行业遵循摩尔定律,速度太快,投资也很大,兼并是一条好路。”

从ICInsight的统计来看,2015年和2016年是半导体行业兼并狂潮,全球总的兼并费用每年都在1000多亿美元。“现在,中小型兼并已经差不多了,只能打大的,才会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收购要约”。

隐匿的“野蛮人”

但在这个交易中,值得关注的不止是神秘的HockTan。一位经历了2013年收购的前LSI员工对AI财经社说,要关注其背后的私募机构银湖资本(SilverLake)。“我感觉,银湖在下一盘大棋”。

银湖资本、KKR等私募机构都曾因杠杆收购大战,被企业称为“门口的野蛮人”。他们玩的“不仅是金融技术,也是法律技术”。

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透露,银湖资本将斥资25亿美元,支持博通提议收购高通。这是银湖资本已承诺提供给这笔巨额并购交易的可转债融资50亿美元的一部分。这个50亿美元的计划,也是银湖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笔交易。

银湖与HockTan合作已久,无论安华高收购LSI,还是博通,背后都有银湖的身影。今年3月,银湖还与博通一起,向东芝提起了179亿美元的购买提议。

银湖目前拥有约390亿美元的管理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技术型私募股权公司之一。该公司在今年早些时候募集了150亿美元的基金,这是私人股权公司管理的最大的以科技为中心的基金。

博通和银湖要要布一个什么局,我们还不得而知。就像《疯狂的金钱》栏目分析的那样:“这些芯片制造商的价值,不仅仅在于我们愿意为他们的每股收益付出多少。分析师有分析师的盈利模型,而博通CEOHockTan也有他的获利模式,所以他想要买高通。”

但博通前员工对AI财经社说,凡是数据流过的地方,现在都有博通的产品,无论是小巧的手机,还是庞大的数据中心。

觊觎高通已久

事实上,博通对这场巨额收购案“蓄谋”已久。有传闻称,博通曾私下接触高通,但很快遭到拒绝。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则表示,早在2015年,安华高发出对博通的收购后,就开始准备收购高通,此举已经酝酿超过一年半。

“博通也曾尝试绕过高通,与苹果、三星等双方的共同客户沟通,争取更为有利的收购筹码。”BMO资本市场分析师TimLong说。

那么,博通为何要在这个时间点迫不及待地选择收购高通?

“触发这场交易的直接原因就是高通持续走低的股票价格”。在华尔街著名商战电影《门口的野蛮人》中也早已道出了资本运作的本质。

过去两年,高通的股价持续低迷。从2014年7月制高点81.59美元到前些日子的48.92美元,高通股价降幅高达40%。直到上周,收购传言才促使其股价大幅反弹。

高通成立于1985年,是无线通信巨头。它类似科技行业的“可口可乐”公司,手握配方(知识产权)。旗下两大部门,分别是芯片部门QCT和专利授权部门QTL。其中,专利授权业务被视为高通的现金奶牛,即把3G和4G的专利以打包的形式,授权给全球200多个客户使用。这些客户以手机厂家为主。一边卖芯片,一边授权专利,高通在智能手机芯片市场形成了无敌的地位。

表面平静的博通公司因对高通提出的巨额收购案正处于风口浪尖上。@视觉中国

但最近这些年,高通专利收费模式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每年给高通贡献12%专利授权营收的苹果,不认可高通高额的专利授权模式,今年不仅起诉高通涉嫌垄断,还要求高通返还10亿美元专利授权费,更拒绝支付原本每年20亿美元的专利费用。该事件直接导致高通在最新一季财报中的净利润同比大跌89.7%。

也有说,苹果正在考虑未来的iPhone和iPad机型,不使用高通的技术,从而切断了高通的主要收入来源。英特尔已经在苹果iPhone手机中占据了50%的调制解调器处理器。

与此同时,苹果、三星、华为还纷纷自己开始做芯片。特别是苹果,这一行动的影响力太大啦。如果手机企业都纷纷自己做芯片,高通的芯片卖给谁?这也是高通股价下滑的原因。“现在,高通就靠小米、vivo这些手机企业,要不然,会下坡更快。”半导体专家莫大康说。

这正是入主高通的好时机。

恶意收购在后?

高通显然对这个收购“不能够接受”。虽然公司也在请法律、金融团队在评估博通公司的现金和股票建议,但也准备抵制这种不请自来的单方要约,认为它低估了公司估值。

但根据彭博社的消息,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如果高通拒绝70美金的定价,博通已经准备好将发起代理争夺战,即直接说服股东来完成收购。这也许将演变成一起恶意收购。

在这次并购消息发出后,一位博通员工对AI财经社说,在一些群里,大家都在说:“前面还有反托拉斯法等着呢!”

但具体分析,虽然博通和高通都为苹果、三星、LG等手机制造商提供芯片,但二者重合点不多。博通在手机的Wi-Fi芯片和蓝牙上占据绝对优势,而高通主要占领手机的CPU、GPU市场,双方的关系实际上是“协同”。更有意思的是,高通正在并购的恩智浦,在汽车电子领域有很强的实力。一旦三方协同,能对未来的车联网和自动驾驶提供先进的方案,也能提供额外的增长前景。

“协同”而不是“垄断”,这对反垄断调查是有利的。

恩智浦、高通、博通三方一旦整合协同,将在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等领域创造额外的想象空间。图片来源于网络。

再考虑与大佬苹果的关系,博通为苹果提供的元器件数量是最多的,与苹果的关系也不错。一旦并购实现,高通管理层可能会被替换,这有可能直接解决苹果和高通的关系。

不过,这次收购也使大胆果敢的HockTan面临风险。如果由于苹果的诉讼或者监管机构的强制裁决,导致高通改变其商业模式,并因此放弃专利许可费用,那么它有可能成为一个价值较低的企业。2017年迄今为止,高通芯片的税前收入为27.5亿美元,而专利授权所获得的收入为51.7亿美元。

同时,博通有超过一半的收入来自中国,原先总部在新加坡的博通公司,这次要搬回美国来获得美国政府对收购更好的支持。但因为国家安全问题,可能在获得政府批准的过程中延长其进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