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识局 内文

净利润增长10倍,分子检测公司改制、融资1年完成

2021年10月13日 文/ 烟酰胺 编辑/

签了对赌协议的企业,一定要谨慎对待

分子检测随着新冠疫情变得广为人知,如今,一家主要做分子检测的公司准备上市:江苏康为世纪生物股份有限公司。

如果说疫情给了康为世纪机会,那么其董事长王春香便给了康为世纪灵魂:从拿到融资以及对赌,都围绕王春香展开。

在康为世纪的招股说明书中,不多见地列出了对赌协议的内容,除了常规的业绩要求、IPO进展要求之外,还明确列出:“王春香或副总经理庄志华离职”将触发股份回购。

王春香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博士,1999年回国,先是在北京金赛狮生物制药担任研发项目负责人,2002年创办了北京天为时代科技公司,后被德国分子诊断开发商凯杰生物。王春香二次创业,成立了康为世纪。

这家公司一直默默无闻,在自己的小领域里耐心打磨,疫情给了康为世纪一夜爆红的机会。从2010年成立以来,康为世纪几乎没有拿到任何资金,2020年开始,各路资金争相投资,挤破了头。

资本真的是为分子检测的前景而来,还是只趁着疫情割一茬韭菜?

01 趁着疫情好上市

9月30日,康为世纪向科创板递交了招股书,保荐人为中信证券。上市拟募资9.86亿元,主要用于医疗器械及生物检测试剂产业化、营销网络建设、研发等

康为世纪是一家主做分子检测的企业。分子检测是指使用分子生物学技术检测DNA或RNA中基因的存在、缺陷或表达异常,进而判断受检者疾病状态的一种检测方式。检验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就是分子检测的一种。

实际上,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康为世纪可能根本不会走上IPO之路。

康为世纪一直在做分子检测相关产品,但大都不温不火。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波及下,由于分子检测可以辅助进行新冠病毒检测,康为世纪的营收和价值逐渐被市场看到。

据招股书披露,2020年,康为世纪实现营收2.33亿元,同比增长215.41%;实现净利润1.1亿元,同比增长1105.54%。

康为世纪对于新冠带来的契机并不避讳:“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后,公司的分子检测产品需求大幅提升,使公司经营业绩出现较快增长。”

其实直到2020年,康为世纪才被资本看到。

在疫情爆发之前,康为世纪的股东仅有两位:北京康为和康为共创。2020年康为世纪迅速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并完成了3次增资,股东增加了泰州产投、毅达创投、松禾创投等13个席位。

2020年8月,泰州产投等新入股的机构与康为世纪及其董事长王春香达成对赌:如果康为世纪在2024年6月30日之前未能申报IPO、或在2024年12月31日前未能上市,康为世纪就算对赌失败。

这是一场完全为上市而设的“赌局”:目前国内对于核酸检测的需求量仍有不少,康为世纪业绩表现上还能保持一段时间的高增长。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随着病毒流行情况的变化,“新冠概念”的加分因素会逐渐减弱,康为世纪再要想实现高增长,恐怕就不太可能了。

据广证恒生的统计,2017年及之前,A股上市公司结束对赌期的并购案例共247起,47%的企业在对赌结束的次年出现业绩滑坡,甚至有11%的企业在对赌期内就开始滑坡。

02 业务有点行,但不完全行

无论如何,站在风口的康为世纪,没有拒绝起飞的理由。

据招股书,康为世纪的主要产品是分子检测酶原料、核酸保存试剂、核酸提取纯化试剂及分子诊断试剂盒,四种产品分别涉及到分子检测中的取样、保存、提取纯化以及诊断。

图源:江苏康为世纪招股书

康为世纪称,自己是“国内少数实现分子检测环节完整业务布局的生物科技企业”,实现了分子检测“核心原料+试剂盒+检测服务”的一体化布局。

布局全面,就会全面开花吗?

据招股书,在报告期内,康为世纪的营收中“分子检测产品”占比高达80%以上,“分子检测服务”则是弱项。

图源:江苏康为世纪招股书

在分子检测产品中,原料酶是分子检测试剂的主要原材料,一直由罗氏诊断、赛默飞世尔、宝生物等几家国外巨头主导,80%都依赖进口。由于原料酶的制作技术难度高,客户群体对检测试剂的稳定性要求高,国内企业鲜有能做的。

而相对好做的核酸保存试剂和核酸提取纯化试剂,国内企业扎堆不小。据丁香园统计,国内新冠病毒检测原料厂家可达50家以上。康为世纪就是其中之一。

康为世纪在这几个产品上都有布局,但显然,要与国外巨头拼质量的原料酶并非公司强项,大部分收入还是来自与国内企业竞争的领域。

分子检测服务上,康为世纪主要依赖于荧光定量PCR平台、二代测序技术平台和核酸质谱平台。

目前,在PCR平台中,二代荧光PCR以成为主流。与此同时,三代数字PCR正在受到科研和临床的青睐;而在测序平台中,二代技术平台技术较为成熟,但三、四代纳米孔测试和固态纳米孔测序技术也已经在研发的路上。

总体而言,就分子检测行业来讲,康为世纪并不算掉队,但并不具备稀缺性。

而且,康为世纪研发后劲略显不足。据康为世纪招股书,公司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为13.54%,符合科创板的创新要求。但拉长时间线看,康为世纪研发投入的比重在逐年走低。

2021年在没有业绩大幅增长的背景下,康为世纪研发占比下降至7%左右,很难让外界感受到康为世纪对技术的追求。

康为世纪就像戴着镣铐在跳舞一样,一边在技术上与国外巨头有差距,一边也没办法跟国内同类企业彻底拉开距离;一边站在疫情风口有所膨胀,一边背上赌约压力山大。

文丨烟酰胺

运营丨薄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