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人物 内文

章子怡,“卡”在下凡路上

2021年1月20日 文/ 张炜铖 编辑/ 楚明

“人间的热闹”对于章子怡来说一直存在着莫名的吸引力。过去十余年里,她一直在试探着触及更多观众,《上阳赋》是其中最声势浩大的一场博弈。可惜的是,章子怡这次似乎并没有赌赢。

文 |张炜铖

编辑 |楚明

运营 |肖睿

章子怡要演电视剧的消息最初是2016年传出来的,那时大家都觉得是为博眼球的谣言。谁也不会相信塑造过宫二、玉娇龙等知名角色,几乎要在电影界走上神坛的章子怡会自降身价出现在小屏幕里。所以当1月9日由她主演的《上阳赋》播出时,媒体都用“下凡”来形容她的出演。

但这其实并不是章子怡第一次做出亲近大众的尝试。过去十余年里,她一直在试探着触及更多观众,《上阳赋》是其中最声势浩大的一场博弈。可惜的是,章子怡这次似乎并没有赌赢。《上阳赋》豆瓣开分时评分不到6分,播放量也不够亮眼。处在话题中心的并不是章子怡的演技,而是她出演15岁少女的违和感。章子怡甚至亲自发微博,叫剧方不必再营销她的少女感了。

▲章子怡在微博喊话剧方。图 / 新浪微博 @章子怡

实际上,《上阳赋》在2018年就完成了拍摄,等待至今才得以播出。在错失的3年里,它与电视剧市场环境越来越错位。而其中的核心决策者章子怡,看上去依旧没有找到事业下一程的入口。

不完美与不幸运

2018年3月,传闻章子怡接拍古偶剧的风声越来越大,首先着急的是粉丝们。粉丝们写了一篇血泪横陈的“上书”,从题材与片长、国内市场环境、团队班底、播出平台等方面详细给出了自己反对的原因。上书没有回音,反倒是有人出来安慰粉丝说:“你怡的生动有趣之处就是在高水准表演和让人跌眼镜之间循环往复,演戏是会演的,但也想凑凑人间热闹,随她去吧。”

“人间的热闹”对于章子怡来说一直存在着莫名的吸引力。早在2009年,她就同时担任了电影《非常完美》的制片人和主演。《非常完美》不同于章子怡惯于出演的严肃深重的名导作品,是时下最流行的“小妞电影”,主演除了她,还有话题女王范冰冰和姚晨。这部喜剧片在暑假档上映,一开始瞄准的就是大众市场。

演这部电影就好像是章子怡从影10年后第一次愉快的叛逆。在接受采访时,她直言演苏菲非常开心,不像以前拍动作戏那样紧张。“每天都好开心去片场,观众、合作的伙伴也都是很阳光、很灿烂的。”她说。

▲章子怡称拍摄《非常完美》与合作演员相处很开心。图 / 视觉中国

尽管《非常完美》的票房成绩达标了,但谁也没法否认它是一部十足的烂片。投资方博纳影业的CEO于冬主动站出来把责任揽在了自己身上,“这不怪子怡,制片的工作她都做了。剧本太差,我们前期把关没有做好。”

但这没有打消章子怡要在“小妞电影“上更进一步的决心。2012年,章子怡出品、监制、主演的《非常完美》第二部《非常幸运》开拍。在章子怡看来,《非常完美》为“非常”系列奠定了很好的群众基础,因此第二部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她拍得很顺利。并且“非常”系列还会有第三部,名字叫做《非常正能量》或《非常女朋友》。2013年电影上映,影评人评价它是可以和《富春山居图》与《不二神探》相提并论的烂片。

“非常”系列几乎成了章子怡从影史上的一个污点。在《我就是演员》的第三季,当章子怡坐在导师席上规劝演员们不要接不适合自己的角色、不要演烂片时,反对的声音马上就涌出来,问她,你不是也演过《非常完美》吗?

章子怡没有回头,她在电影上的动作越来越大胆,开始向偶像流量电影进军。2015年,她和郭敬明合作推出了《从天儿降》。作为制片人,她选用了当时的流量小生张艺兴和陈学冬作为主演。主创们对电影期待极高,张艺兴还承诺只要票房过5亿元,就扮女装给观众们看。但最终他们收获的,是不到4000万的惨淡票房和3.7分的豆瓣评分。

人们给章子怡起了个“娘娘”的外号,而章子怡则总是致力于撕碎这一形象。2019年,她接了综艺《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在这档综艺里,她的身份是汪峰的妻子,而不是那个国际影后。粉丝们这回留下的不是建议书,而是痛心疾首后决绝的告别信。但是章子怡的破格并没有给节目带来太多热度,最终它在不声不响里沉默地完结了。

▲章子怡在《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谈与汪峰的感情。图 / 网络

“帝凰业”

在《非常完美》的宣传期,有记者问章子怡,说另一位主演范冰冰自己也做电视剧,有没有邀请她加盟。她马上就回答:“电视剧我肯定不会拍了,如果有合适的电影剧本的话,我为什么不呢。”

今时不同往日,也许是大众路线的电影、综艺仍然没有满足章子怡向下走的心愿,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接拍《上阳赋》。《上阳赋》的原著叫《帝王业》,是鼻祖级的古代言情权谋小说,讲述的是贵族少女王儇被迫卷入朝野纷争,嫁于异姓王萧綦,最终两人携手成就帝王霸业的爱情故事。由于章子怡的加盟,这部电视剧一度改名叫做《帝凰业》。而“帝凰业”,恰好是对它性质的最好概括——它可以说是章子怡个人的作品,是她事业的结晶。

电视剧的总导演侯咏,曾经是张艺谋《英雄》《我的父亲母亲》的摄影师,执导过的作品《茉莉花开》由章子怡主演。摄影指导菲利普·勒素,是章子怡代表作《一代宗师》的摄影师,并且他凭借该片获得了第33届金像奖最佳摄影奖。音乐总监莫艳琳,从《非常完美》起就和章子怡合作。美术总监韩忠,担任过章子怡出演的《十面埋伏》《英雄》的美术工作。灯光指导邹颖伦,也是《一代宗师》的班底。

《上阳赋》的第一出品方是喀什飞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在《上阳赋》之前,飞宝传媒的代表作是《思美人》,这是一部请来易烊千玺做配角后仍然评分只有3.1分的电视剧。章子怡会选择飞宝传媒出品的电视剧,是出于更深层的资本利益捆绑。喀什飞宝文化传媒公司是由上海飞宝文化传媒公司全资控股,而章子怡是这家公司最大的个人股东,占比9.35%。飞宝传媒在企业简介和新闻通稿中写:著名国际影星章子怡已于2017年加盟公司,飞宝传媒也成为章子怡唯一合作的影视公司。

章子怡也到了要谋求事业转型的阶段,和她相仿年纪的女演员们纷纷走在了她的前面。同样是担任演员竞演类节目的嘉宾,赵薇的头衔已然是导演。徐静蕾更早地拥有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和《杜拉拉升职记》这样的执导代表作。李冰冰创立的公司和颂传媒、周迅和舒淇参与的东申未来,在演艺经纪和影视制作上都有不错的成绩。

如果《上阳赋》能够获得成功,那么飞宝文化也可以在影视业中立足,章子怡事业的幕后部分得以补齐,这将为今后的转型提供基础。章子怡拍《上阳赋》不是简单地“下凡”来体验生活,她是真正地需要这样一部《上阳赋》。这里面还寄托了她对自我边界的探索,就像她在幕后采访里说:“我特别想在一个角色的世界里翱翔的时间长一点。我就是很好奇,当我在这样一个长剧集里,进入到这样的一个人物里,她有这么多人物的变化、人物的成长,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章子怡在《上阳赋》中从十几岁的少女演起。图 / 网络

迟到的《上阳赋》

在《上阳赋》里,拍戏时38岁的章子怡饰演15岁的王儇,40岁的左小青演刚到婚配年龄的少女,35岁的刘芸演同龄的丫鬟。演员们错过了演剧中的角色的年纪。这就像一个微妙的隐喻,因为这部电视剧本身,也错过了最适合它的时刻。

张艺谋曾经说过,周迅和章子怡是最标准的电影脸,她们的脸天生就适合活在大银幕上。她们的演艺生涯也在近几年发生了奇妙的勾连。周迅最初在2018年播出的电视剧《如懿传》中出场时,恰好饰演的也是15岁的青樱。与现在《上阳赋》播出后相似的讨论,大众们已经经历过一遍,那时人们也在争议,已过40岁的周迅与少女的感觉不符,号称电影咖下凡演出的电视剧也并没有呈现出什么非凡的质地。

▲周迅在《如懿传》中初登场时也曾因扮演少女而备受争议。图 / 《如懿传》

如果只是落在《如懿传》后面,大众还不至于审美疲劳。但是在《上阳赋》被积压的3年里,陈坤和倪妮的《天盛长歌》、汤唯的《大明风华》、张震的《宸汐缘》接连播出。湖南卫视斥资6亿买入了《天盛长歌》,但它收视一路走低,最低时到了0.16,排不进实时榜单的前10位,最终从70集被砍成56集。观众对电影演员的电视剧首演早已祛魅。

2010年前后,女频IP热度爆发,各大影视公司纷纷购入IP开始立项。由这些IP改编的电视剧,在2015年后也陆续开播,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以女主角为核心、以女性成长为主线。2015年播出的《花千骨》的现象级成功使得这一类剧有了特别的分类,大女主剧。

尽管上阳赋试图强调它正剧的调性,但还是掩盖不了其大女主剧的本质,它甚至还是大女主剧里最浅薄的那一种玛丽苏剧。太子、三皇子、贺兰家少主,还有男主角在出场后不久都爱上了女主角。权谋戏像儿戏一样围绕着玉玺、迷药展开。这样的剧情或许在3年前还能获得青睐,但是市场经受过《女医明妃传》《楚乔传》《扶摇》《燕云台》等等大女主剧的接连冲击,《上阳赋》的大女主戏码已然引不起任何波澜。

按照已有的反响,《上阳赋》可能就像是又一个“完美”系列,成为章子怡也想“凑凑人间热闹”的佐证。

能不能不演电视剧,不转型,做一个单纯的电影演员?在2019年的戛纳电影节上,章子怡给出了类似的想象。但她同时也意识到,“作为专业演员,我们都希望拍有深度有能量的作品,但是作为生意人,又有谁愿意去拍这样的作品?”

她只能陷入漫长的等待,等着一个值得演绎的角色出现。可就像周迅拍《如懿传》时和秦昊说:“现在哪里有好电影啊?”章子怡还陷在困局里。

▲章子怡在节目中谈演员该有的职业素养。图 / 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