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躺着收租的日子没了,50岁大爷靠拆迁手握3套房,今路边摆摊求租客

2020年4月15日 文/ 赵怡然 编辑/ 鹿鸣

文 | AI财经社 赵怡然

编辑 | 鹿鸣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没赶上好时候。”河南郑州,五十多岁的王国昌难掩失落。去年10月,拆迁补偿的安置房交付,王国昌分到三套。按当时的行情,每套租金收入超过2万/年,且并不愁租。王国昌于是辞去装修队的工作,计划回家喝喝酒,收收租。

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春节假期后按说是租房旺季,今年直到四月,租客迟迟不来。王国昌有些着急,他文化水平不高,不熟悉租房网站和平台,只能采取最原始的方式——带着写有户型租金的硬纸板,上街寻找租户。

在郑州一安置小区门口,像王国昌这样的老人不少。有媒体称,此前一批安置房集中交付,每家分到五六套,甚至更多,小到30多平,大到170多平,租房者却并未随之增加。这些“为房太多发愁”的大爷大妈,这才集体摆摊“求租”。

房租普遍下调

和王国昌同在一个小区的王芳,在降价三百多元后迎来新租户。

她计划出租的房子在一楼,两室一厅,交通便利,家具齐全,租金最高时近3万一年。今年2月,王芳送走上一位租客。这才发现租房市场已经竞争激烈。王芳说,安置房小区环境不如商品房,但租金便宜好商量,租期灵活,实际面积也比装了电梯的新小区大。因此往年并不难租。

对于降价,王芳显得无奈:“房东很多是务农的,房租就是主要收入来源,租客要讲价,只能便宜一点,总比空着好。”

不过,对于安置房小区租金低的说法,一名在郑州工作的租房者并不认同,她表示,自己考察过许多小区,安置房小区在房租方面并无明显优势,有些甚至比一般小区还贵。还有租房者表示,现在前景不明,不愿住房租高的房子,宁愿住远一点,面积小一点。

种种迹象表明,本该在旺季迎来涨势的郑州租房价格,似乎在今年春季有所下降。

多名郑州房屋中介告诉AI财经社,今年三到四月,企业陆续复工,交易量在增加。但相比去年同期,房屋供应还是偏多,租房变便宜了。“我们手上的房子,房东平均标间降200元,两房降300元,三房降400元。房东不愿意降,公司也会给优惠,比如免费住半个月。”一名中介说。

房源增加一倍多

市场凉热的背后是供求。

作为河南省省会城市,郑州常驻人口数量超千万。据郑州市统计局流动人口统计数据,外省流入河南的人口中,36.8%流入郑州;省内跨市流动人口中,59.8%流入郑州。且比例仍在提升。人口流入量并不低。

但在今年,从百度迁徙数据看:今年正月初七,迁徙规模指数为1.76,去年农历同期为13.89;今年正月二十,迁徙规模指数为0.99;去年农历同期为11.73;今年三月初三,迁徙规模指数为3.93,去年农历同期为17.82。除1月与往年相近外,迁徙规模指数整体低于去年。

而从供应看,按照郑州安置房建设三年行动计划,截至2018年底,全市累计已开工面积1.6亿平方米(面积开工率86%),已实现回迁安置群众121万人(群众回迁率78%)。2019年,截至11月,郑州完成新开工安置房面积757.24万平方米,完成安置房网签5.67万套。

安置房的交付平稳了租金。

河南省房地产业协会秘书长曾表示,近年大量回迁房投入使用,短期内无法进入二手房买卖市场的房源,都将转化为可租赁房源。

贝壳找房发布的《2019租客居住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郑州新增挂牌房源量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为30多万套;而2018年新增挂牌房源量不足15万套;同比增加一倍多,增长率在新一线城市中位列第一。

不过与此同时,河南省公寓协会相关文件显示,郑州目前具有规模化运营的公寓企业仅16家,粗略估计机构化品牌运营占比不到房屋出租市场的2%,大部分房源仍以个人出租为主。

(王国昌、王芳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