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流通市场变天!顺丰公开药品运费计价模式,成本降两成

2019年12月25日 文/ 编辑/

文 | AI财经社健识局 刘碎平

编 | AI财经社健识局 严冬雪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政策利好之下,物流巨头入局医药行业已是大势所趋。

12月9日,顺丰医药在其微信公众号公开了其药品计价模式而广受关注。

和传统的按货值百分比的物流计价模式不同,顺丰医药强调根据重量、体积等维度进行定价。以价值2000元、重量4kg的药品为例,在传统的计价模式下,物流费需要20-40元,而顺丰则只需要18元。

当药品货值和重量都上涨时,顺丰的计价模式优势显得十分明显。如,以价值200000元、重量400kg的药品为例,传统模式下需要约2000-4000元的物流费,顺丰医药为440-810元。比较之下,顺丰医药最高约能节省80%的物流费。

除此之外,顺丰医药还称,通过自身的SAAS及API对接等方式,可以帮助医药工业企业实现从订单、发运、收货、使用、全程跟踪到结算的统一管理,并实现物流库存与动态、运输和存储环境完全可视可追溯。

据顺丰2018年财报披露,2018年全年,顺丰冷运及医药业务整体实现不含税营业收入达42.4亿,同比增长84.9%,业务保持快速增长。 其医药行业主要客户包括拜耳、赛诺菲制药、勃林格殷格翰、恒瑞制药、哈药、华润三九、齐鲁制药、广药集团等。

顺丰医药秀肌肉,物流成本下降18%

顺丰医药秀肌肉成功引来了外界地围观。

作为物流行业的老大哥之一,成立于1993年的顺丰,早在2014年就开始涉足药品物流领域。2014年3月,顺丰单独成立了医药物流事业部。

天眼查数据显示,顺丰在2015年,就专门成立了顺丰医药供应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高智勇。该公司对外投资了包括顺丰医药供应链(吉林)有限公司、顺丰医药供应链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5家相关企业。

▲ 企业数据服务由‘天眼查’提供

和普通的物流运输不同,药品流通有其特殊性,对冷链技术、仓储条件、配送服务及药品监控和追溯方面都有相当高的要求。这也是医药流通领域一直以来都相当封闭的原因所在。

顺丰方面表示,顺丰医药在包装技术、温控管理、质量验证、档案管理、IoT、SAAS服务、区块链技术、信息化管理平台、行业车仓资源整合等方面,助力医药企业在统一界面下管理仓储和物流信息,打通ERP、物流承运商、仪器设备商等多方系统,实现订单信息全流程可视化、可追溯,大幅提高查询和管理效率,推动医药供应链上下游资源不断发挥协同效益。

顺丰方面举例称,某区域性医药商业集团,在顺丰医药仓配一体化解决方案的助力下,半年内就实现了90%以上订单直达全国连锁药店和医院,业务覆盖地区提升了近1倍,整体配送效率上升约70%,整体物流成本下降约18%,异常配送订单降至不足0.4‰。

早前就有业内人士对媒体表示,成熟高效的现代物流已经可以“揽下”传统药品的供应链与物流配送业务,而且可以有效改善目前药品经营流通领域的“沉疴”,且顺丰等能够提供专业冷链物流服务的企业加入,加剧了行业竞争。

2019年半年报披露,顺丰医药网络覆盖137个地级市、1003个区县,拥有4个GSP认证医药仓,总面积3万平方米;拥有36条医药运输干线,贯通东北、华北、华东、华南、 华中核心城市;拥有通过 GSP 验证自有冷藏车 236 台,并配备完善的物流信息系统以及自主研发的 TCEMS 全程可视化监控平台。

物流巨头,纷纷涉足医药行业

事实上,在医药流通领域,顺丰的竞争对手还有很多。

就在几天前,中国邮政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邮政分公司打造的中邮大药房第一家门店解放街店开门营业。此事引起医药圈热议。

据悉,中邮连锁大药房以医药零售为主业,以医药物流配送、电子商务、零售连锁为主要经营领域,还会在全区合适的地区开设连锁零售药店。未来,消费者不但可以在线下购买药品,还能享受足不出户等待药品及时配送上门的服务。

事实上,早在2006年,中国邮政就开始涉足药品流通。当时,宁夏药品配送便指定由宁夏医药集团总公司以及宁夏邮政中邮物流公司来承担。随后,邮政的送药业务相继在甘肃、内蒙古、安徽等地进行试点。2015年,邮政又拿下了福建省的基本药品配送资格。

图/ 视觉中国

从医药行业参与者,到竞争者,物流公司开药店也将成为一种新趋势。

回到医药流通领域,目前的药品物流格局中,除了有叮当快药、快方送药等主要面对C端的新业态外,及上药、华润、国药、国科恒泰等传统医药物流商,此外,还包括京东、顺丰、“三通一达”等快递公司。

今年3月,京东物流与北京华鸿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在仓储管理、配送服务等医药物流领域展开合作。与此同时,京东物流对外宣布,位于北京、泰州、昆山、合肥的4个医药仓与1个器械仓,均已获得GSP(《药品经营质量管理规范》)认证,仓储总面积超过5万平方米。

在各大平台纷纷发力医药物流的背后,政策利好起着关键作用。2016年2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第二批取消152项中央指定地方实施行政审批事项的决定》,其中就包括取消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审批。

全国”两票制”的开始,也为第三方物流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两票制”模式下减少了以往医药流通的中转环节,直接从厂家到代理商到医院(药店),这对于物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除此之外,尽管处方药网售尚未解禁,不过,现有政策对医药电商的支持,也为第三方物流平台提供了机遇。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医药物流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推算,2016年我国医药物流费用超2963亿元,到2020年将达到4100亿元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