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每日人物 内文

除了晚上八点后不能坐顺风车,女性还会经历些什么?

2019年11月6日 文/ 罗婷 林秋铭 编辑/ 金匝

她又去了文具用品店,看到有女性专用的紧急逃生锤。小锤子粉嫩又闪亮,粉色的壳子上写着:“逃吧!女孩。”和女性逃生锤一起售卖的,还有普通的逃生锤。后者要更大,是黄色的外壳,卖8美刀。而粉色的小锤子,卖12美刀。贵了二分之一。

文 | 罗婷 林秋铭

编辑 | 金匝

运营 | 肖睿

今天上午的消息,时隔450天之后,滴滴顺风车将从本月20日起,在7个城市重新上线试运营。但有一条新规是,在晚上8点后,女性将不能使用顺风车。男性则没有这个限制。在一份公开的试运营产品方案里,滴滴描述了他们的“女性专属保护计划”,这条新规就在这个计划中。

▲ 滴滴出行App公布的最新产品方案中提到,晚上8点后将不对女性提供顺风车服务。图 / 滴滴App

女性乘客的安全问题,在全球范围内都是一个备受关注但未被解决的难题。猥亵、强奸甚至死亡发生后,是平台的下架、整治,再重回原状。人们曾想过许多办法去解决。印度政府的尝试是,让女性乘车时可以自己选择同行者的性别,优步则表示,将在印度建立司机的背景调查机制。在美国,有女性创业者提出要做一个只有女司机和女乘客的平台,但这个想法在融资阶段就遇到了困难。

但这些措施,看起来都不能完全解决女性乘车时面临的安全问题。要知道,那位一年前在乐清被滴滴顺风车司机杀害的姑娘,是在下午一点半上的车,而不是在夜里。

作为用户和消费者的女性,看似是购买力最强的群体,有数据称,中国女性每年掌控着高达10万亿人民币的消费支出。但还有更多时候,女性仍然是不平等的权力结构里的弱者,被审视、被物化、被刻板偏见,或是作为被征“粉红税”的对象,为更高的价格或服务买单。

“想给自己找一个更大、更好、更靠近目的地的停车位吗?那就在机场的女士停车场预定一个位置吧。”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的官网上打出了这条大标语。

“更大”意味着宽敞许多的停车位,它们更靠近车库门,贴着明显的标识,有时是一个穿裙子的女孩形象,有时是一只粉色的高跟鞋。

相似的做法在国内不鲜见。2014年,长沙雨花区的一栋写字楼,设置了3个女士专用停车位。专用车位比标准车位宽了大约50厘米,位置周正,可以直接把车开到停车位上。这些女性专用停车位在反复强调社会的普遍偏见——女性司机的车技更为拙劣。

2012年7月,德国特里贝格市甚至为全市的停车位都标上了“男”和“女”。将停车位以性别为标准粗暴划分,反对者认为,当男性每次路过这些车位时,会提升对自身车技的优越感,这样的心理暗示可能造成更多潜在事故。

▲ 2018年12月,广州有多家商场陆续设立了女士专用车位。图 / 视觉中国

事实上,“女性专用停车位”最早在1990年前后的德国出现,设立的初衷不是为了便利,而是为了女孩们的安全和降低性侵犯的风险。当时,光线不足、幽闭的地下停车场一度成为威胁女性安全的隐患。

因此,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和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州对女性停车位做了相应规定:必须有明确标识,应该设置在场所的入口附近,必须有保安或视频进行监控,必须靠近已安装的防盗警报器。

女性专用停车场演化至今,已经不再限于对安全的考虑,它在向女性的各个方向延展。首尔是韩国第一个推出女性专用停车点的城市,当地的女性专用停车位宽敞明亮,也更接近购物中心的基础设施。这方便了带着孩子出门的妈妈们,她们不必再抱着孩子在停车场里辛苦跋涉。

而中国似乎是唯一一个强调让这些停车位“宽”得多的国家。50厘米的“特权”在河北的一家购物中心被扩充为80厘米,车位还贴上了十二生肖,女性司机只需要记住图案,而不必费心记住停车号。对女性的“照顾”似乎还不够,一旁的停车场服务员随时待命,引导女性停车。

针对女性专用停车位的争议不休,一些反对者提出为停车场去性别化。“我们要确保每个空间和楼梯间都照明良好,避免盲点和角落,安装足够的电子安全系统。”德国汽车协会在2015年提出了呼吁,“我们认为,在停车场,每个停车位都应该是‘女性’停车位。”

除了停车位,还有更隐形的差别消费是被女性忽视的。

在今年夏天的一期《艾伦秀》上,主持人艾伦·德詹尼丝讲过自己作为女性消费者体验过的不平等。

有一天她去药店买了一瓶粉色的女性专用通便丸,同事又去买了一瓶普通的通便丸。拿回来一看,它们是一样的生产厂家,一样的瓶子大小,一样的价格。但女性专用的那瓶,少了40粒药。

“这还不是最扯的”,她说,之后她又去了文具用品店,看到有女性专用的紧急逃生锤。小锤子粉嫩又闪亮,粉色的壳子上写着:“逃吧!女孩。”和女性逃生锤一起售卖的,还有普通的逃生锤。后者要更大,是黄色的外壳,卖8美刀。而粉色的小锤子,卖12美刀。贵了二分之一。

展示完这些商品后,艾伦讲了一番话:“又一次,我们付了更多的钱,买了实际价值更少的东西。我们不想要粉色锤子,不想要粉色通便药。我们想要一样的商品,一样的价格,我们还想要一个光线安全的更衣室。那才是我们想要的。”

这种现象有一个专有名词,叫做Pink Tax(粉红税)。它一般是指,在那些全人类都要使用的商品上,女性用品的标价总是比男性用品的标价高。而一般女性用品都以粉色为标志,其中的差额就被称为“粉红税”。这是一种隐藏性的性别歧视与利用。

▲ 《艾伦秀》中提到,同个厂家同样价格的通便丸,为女性设计的粉色包装要少40粒。图 / 《艾伦秀》

它广泛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的记者们都曾走进超市,对比过沐浴露、剃须刀、基础款T恤的价格,无一例外,女性用品比男性都要高,最多时可高达30%。而且调查发现,不仅仅包括这些常见的领域,价格差异还出现在汽车维修、体检等你想不到的场景。

这真的是女性想要吗?汉堡王曾经做过一个实验。想看看如果把这笔被遮蔽的费用公开来,让女性自由选择,他们会不会买单——

▲ 汉堡王的“粉红税”实验。图 / 汉堡王

在汉堡王门店,服务员给男性顾客拿出普通盒子装薯条,给女性顾客则拿出粉色盒子,并告诉她们,你得付更多的钱,因为粉色包装很可爱。所有的女性都拒绝了,她们说:“这也太愚蠢了”、“我买的是薯条,不是包装”。

但在绝大部分的现实生活中,女性都躲不开这些陷阱。作为个体的她们不能控制商品的制造和定价,只能在各种产品中小心判断。最根本的选择权,不在她们手上。

本月初,Facebook正面临一项集体诉讼。人们指控它在银行账户、保险、投资和贷款等金融服务项目的广告投放中,歧视年长用户和女性用户。而这一行为,违反了美国的民权法。

律师在诉状中写到,Facebook将一些金融服务广告限制在24至40岁的人、20岁及以上的男性和其他类似的群体。一位54岁的女性是原告之一,她说,Facebook不能因为她的年龄和性别,就剥夺她接收金融服务广告和信息的权利。

这样的偏见同样出现在谷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者发现,谷歌会通过一些信息猜测用户是男性还是女性,一旦判定是男性,他们更有可能对其展示高薪职位的广告——一个实验表明,在同时搜索20万美元年薪的行政职位时,系统给男用户展示了1852个广告,而只给女用户展示了318个。

你也可以试试去搜索“首席执行官”,看看搜索引擎导出的结果里,有多少男性照片,又有多少女性照片。

▲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CEO”的结果。图 / 网络

人的性别偏见,造成了算法的偏见。波士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曾经对谷歌的AI软件提问:“男性是程序员,那么女性是?”它的回答是“家庭主妇”。

还有一个跟女性出行有关的故事。在2012年前,美国汽车安全带测试中,还没有使用过女性人体模型,它完全是按照男性的身体设计的。

所以那年,美国政府第一次在汽车正面碰撞试验中使用女假人时,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数据——当丰田2011款塞纳汽车,以35英里每小时的速度撞上护栏,坐在前座的女假人有20-40% 的死亡或者严重受伤概率。而使用男假人时,平均概率是15%。

弗吉尼亚大学在2011年做的调查也印证了这个事实。他们发现,系上安全带的司机在经历同样的汽车碰撞时,女司机受伤的概率比男司机高出47%。

在试验里这只是数据的差别,但放在现实中,这就是生命。

今天下午,滴滴有了回应,称目前公布的这些,是顺风车小范围试运营方案,未来正式上线,还会根据意见不断完善。也许并不存在完美的顺风车出行方案,但安全和性别平等,不应该是对立存在的。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公号(ID: meiriren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