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拖欠5000万广告费,骗过罗纳尔多,金嗓子女掌舵人成老赖

2019年11月6日 文/ 刘碎平 编辑/ 严冬雪

本文来源于AI财经社旗下医疗大健康品牌“健识局”,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观众朋友们可能很难再听到“嗓子不舒服,来颗金嗓子”这句广告词了。

近日,健识局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注意到,今年7月10日,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简称,广西金嗓子)及其实控人江佩珍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广西金嗓子此次是被广告商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给告了。健识局查阅得知,广西金嗓子因未向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支付5194.98万元,而被采取强制措施。

健识局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于10月22日公布的《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与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广告合同纠纷其他执行裁定书》中得知,申请执行人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与被执行人广西金嗓子广告合同纠纷一案,已于2018年12月29日作出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

当时判决被执行人广西金嗓子应向申请执行人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支付人民币5167万元。由于被执行人未履行付款义务,申请执行人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法院于2019年7月10日立案执行,并向被执行人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立即履行上述义务,另承担案件执行费11.93万元,但被执行人至今未能履行,且未向法院申报财产。

裁定书称,执行中,法院扣划了被执行人银行存款149.15万元,扣缴执行费11.9万元后向申请执行人发放137.22万元。

除此之外,法院通过执行网络查控系统向金融机构、车辆登记部门、证券机构、网络支付机构、自然资源部等发出查询通知,查询被执行人名下财产,但未查找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此外,法院根据申请执行人的申请,对被执行人采取了限制消费令、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等强制措施。

不过,从公布的上半年业绩来看,金嗓子似乎并不至于当老赖。半年报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集团收益约为3.55亿元 ,同比增长22.5% 。广西金嗓子称增加营收主要是由于金嗓子喉片(OTC)的销售额增加所致 。

尽管如此,今年8月以来,广西金嗓子股价一路走跌,从8月的峰值2.4港元/股,跌至截至11月4日收盘价的1.6港元。

除被列为限制高消费名单外,广西金嗓子的黑历史并不少。谁也没想到,2003年前后,身着金嗓子喉片、手持金嗓子产品的球星罗纳尔多竟深陷一场骗局。据当时媒体报道,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

此外,2011年,金嗓子喉片被查出涉嫌假冒专利。2013年,金嗓子公司被曝其金嗓子润喉糖涉嫌违规宣传,标榜可祛烟毒、增强咽喉细胞活力,提高机体免疫力。

公开资料显示,金嗓子集团历史可追溯至1956年 ,前身为柳州市糖果二厂。其背后掌舵人江佩珍13岁时就进入柳州市糖果二厂工作,18岁时被推选为副厂长,33岁时被推选为厂长。

1993年,柳州市糖果二厂加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耀发治疗慢性咽炎的配方,将糖果变成具有药用的含片,风靡一时。从商业角度来说,这一举措无疑是成功的,伴随金嗓子的广告遍地开花,王耀发和江佩珍都成了被印在金嗓子喉宝产品包装上的头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