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山东首富现身公关删帖门,一条负面7000元,曾花重金送女上斯坦福

2019年11月6日 文/ 乔迟 编辑/ 鹿鸣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11月5日消息,据中国裁判文书网10月30日公布的一则刑事判决书显示,多家公关公司及负责人因从事非法删帖业务被判刑。

其中,两家饱受争议的医药上市公司步长制药和辅仁药业牵涉其中。

判决书显示,2016年5月至9月,被告人周子潇在担任九富北京分公司负责人期间,承接了为山东步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步长公司”)提供IPO服务的项目,根据步长公司的要求,周子潇手下团队搜集了一批影响步长公司上市的帖文,并委托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李东洲控制的空壳公司)对这些帖文链接进行删除和屏蔽。

九富北京分公司于谋证实,步长制药的删帖收费平均为7000元/条。

九富北京分公司从步长公司收取删帖费用109.5253万余元,向春鼎公司、环宇公司共支付非法删帖费用79.5253万元,违法所得30万元。

2016年5月至今,被告人李东洲在担任春鼎公司法人代表期间,利用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为辅仁药业集团、九富北京分公司提供有偿删帖服务。

春鼎公司和环宇公司通过有偿删帖服务向辅仁药业集团和九富北京分公司收取费用,非法删帖经营数额为139万余元,违法所得数额124万余元(含给相关人员回扣)。

步长制药董事长千金卷入美国最大舞弊丑闻

不仅是为IPO铺路违法删黑稿,近年来步长制药一直因各种问题饱受诟病。

据公开资料介绍,步长制药是一家家族企业,成立于2001年,最初由赵步长、赵涛父子联合创办。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

2016年11月18日步长制药成功登陆上交所,截至11月5日收盘,目前市值高达235.96亿元。

另据早年中国网的一篇文章显示,1992年,27岁的赵涛和父亲一起去新加坡出席“中医与针灸走向世界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主办方安排赵涛针灸治疗的现场表演:30分钟后,赵涛竟然让瘫痪6年的病人神奇般地站起来了。此事轰动整个新加坡,南亚众多媒体送给赵涛“中国神医”的赞誉。

2018年胡润百富榜显示,赵涛家族的财富达到320亿元,成为山东首富。2019年,赵涛的财富降至310亿元。

步长制药在2018年实现营收136.65亿元,同比减少1.4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88亿元,同比增长15.29%。

这样一家医药巨头的高利润靠的不是研发,而是销售。以2018年为例,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高达80.36亿元,销售费用占营收比达到58.81%。

其中,销售费用中的“市场及学术推广及咨询费”是步长制药的无底黑洞。

据统计,在2013年至2018年的6年间,步长制药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的费用分别花去了44.66亿元、51.83亿元、58.41亿元、60.13亿元、70.17亿元和74.86亿元,呈现逐年增长趋势。六年时间在“市场及学术推广”方面的费用合计竟高达360亿。

2018年,“市场及学术推广及咨询费”就占销售费用的93.15%,这意味着步长制药2018年平均每天花费的市场及学术推广费高达2050万元。

销售费用持续走高,研发费用却少的可怜。

2018年报显示,公司研发支出共计5.76亿元,占营业收入比例为4%,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近14倍。其中,委托研发费3.35亿元,职工薪酬3570万元。

一家药企的主要的钱花在了“卖”,而不是“研”,让行业内外质疑步长制药的专业性。

花了那么大价钱销售,可是步长制药的“利润之王”丹红注射液却问题百出,并且被多次列入重点监控,甚至随时面临停用风险。

2016年度、2017年度、2018年度,步长制药丹红注射液的收入分别为:43亿、43亿和32亿,共计118亿元。

但近年来丹红注射剂多次被媒体曝出存在不良反应的情况,并且多次出现在多个省市卫计委或三甲医院监控名单上,被重点监控或限制使用。

5月21日晚间,步长制药发布《关于对公司2018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在公告中,步长制药承认目前丹红注射剂已经被列入了31个省市的重点药品监控目录,监控级别从县级以上医院监控到省重点监控均有。

除了公司的经营问题,今年一则震惊世界的招生舞弊案,又将步长制药推上风口浪尖。

步长制药的董事长千金用事实证明“有钱能使鬼推磨,考上斯坦福还真不是梦”。

5月2日,根据《洛杉矶时报》和《每日邮报》消息,在今年3月美国检方对外披露的一桩涉及美国众多名校的体育招生舞弊案中,有位中国学生家长为了送女儿进入斯坦福花费了650万美金的巨款给中介,这一金额也是所有已知卷入此案的家长中最高的一个。

随后这两家媒体挖出了支付这笔天价择校费的中国富豪是步长制药的董事长赵涛,并将他送上了热搜。

据外媒消息,2017年,赵涛的女儿赵雨思在中介的帮助下,以帆船运动员特招进入斯坦福。今年3月,斯坦福大学以“伪造入学材料”为名开除了她。

5月3日,赵涛在公司官网发布声明称,这属于个人及家庭行为,资金来源与步长制药无关,对步长制药的财务状况不构成任何影响。步长制药内部控制体系健全,本人的私人事宜不会影响正常运营。

辅仁药业爆雷,账面资金蒸发16.89亿元

今年7月,辅仁药业这颗雷被证监会引燃。

辅仁药业2019年一季度报告显示,账上的货币资金余额高达18.16亿元,却在7月19日发布停牌公告称,公司无法按原计划发放约6272万元现金红利,此事引起了巨大的市场争议。

账面上躺着18亿,面对区区6200万元的分红无力支付,这一奇怪的现象引发了市场和监管机构对辅仁药业业绩和年报真实性的质疑。

上交所对此紧急发函问询,要求辅仁药业核实并说明办理本次权益分派相关资金安排的具体过程,以及未能按期划转现金分红款项的具体原因。同时,上交所还要求辅仁药业说明公司目前货币资金情况。

7月24日,上交所再次发布针对辅仁药业权益分派相关重大事项的问询函,而辅仁药业却在回复的公告中称,“截至2019年7月19日,公司及子公司拥有现金总额仅1.27亿元,其中受限金额1.23亿元”,账面资金余额从18.16亿元变成1.27亿元。

工商信息显示,辅仁药业、辅仁集团实控人均为河南前首富朱文臣,持有辅仁集团97.37%的股份。朱文臣曾于2012、2013年连续两年上榜胡润富豪榜,两度成为河南省首富,在2019年的胡润全球富豪榜中,朱文臣排名全球第1580名,身家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但在2019年10月公布的胡润百富榜中,已经没有朱文臣的名字。

进入2019年,朱文臣多次因未履行法律义务被列为被执行人,共计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目前,朱文臣不能搭乘高铁、飞机头等舱、子女就读高收费私立学校。

而涉案的2016到2018年期间,正是辅仁药业此前最受关注的重组注入开封制药集团(简称开药集团)的时间段。这一重组也是颇具争议,先后经历了实名举报、重组暂停等数次曲折。

2016年,朱文臣被实名举报辅仁集团所属的开药集团涉嫌财务造假,虚增净资产17亿元,虚报利润14亿元,开药集团偷漏所得税10亿元,辅仁集团偷漏税至少20亿元。证监会受理此案后,紧急叫停了辅仁药业的重组。

最终在2016年9月28日,辅仁药业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涉及重大事项核查,并且暂时无法估计核查所需时间,为保护公司及全体股东利益,公司决定向中国证监会申请中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审核。

最终在2017年年底,辅仁药业重组方案得以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