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麦当劳CEO涉办公室恋情被开,年薪超1500万,曾变卖中国区业务

2019年11月5日 文/ 王灿 编辑/ 鹿鸣

11月4日,因陷入同雇员的“亲密关系”,麦当劳CEO史蒂夫·伊斯特布鲁克被麦当劳董事会投票决定解雇。美国时间11月4日盘前,麦当劳股价跌至189.50美元,下跌2.29%;机构Piper Jaffray也将麦当劳股票评级从超配下调至中性。

在向员工发送的邮件中,伊斯特布鲁克承认了这段关系,称其“是个错误”,并表示同意董事会的意见,同时也辞去麦当劳董事会成员一职。此外,伊斯特布鲁克还曾担任超市巨头沃尔玛的董事会成员,沃尔玛目前尚未对此作出回应。

根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伊斯特布鲁克目前已离婚,这段关系是“双方自愿的”,但这一举动违反了麦当劳公司的政策。麦当劳方面还表示,该行为体现了伊斯特布鲁克“较差的判断力”。

目前,麦当劳方面表示将不再对这一事件发表更多评论。公司CEO一职将由原麦当劳美国总裁克里斯·肯普钦斯基接替。

伊斯特布鲁克其人

毕业于英国杜伦大学的伊斯特布鲁克是快餐领域的老兵,于1993年加入麦当劳任经理。在麦当劳工作了18年后,伊斯特布鲁克曾跳槽至比萨连锁店Pizza Express、日式面条连锁店Wagamama,并担任这两个快餐品牌的负责人。

2013年时,伊斯特布鲁克重回麦当劳,负责英国和北欧地区的业务,并在两年后升任麦当劳CEO一职。2015年是麦当劳的多事之秋,却也是伊斯特布鲁克在这家汉堡巨头扬名的开始。

彼时,麦当劳刚刚交出一份糟糕的2014年年报,营收连续5个季度出现下滑;当期的净利润降至10.98亿美元,同比下滑21%。而美国市场作为麦当劳全球第一大市场,客流量下降约4.1%。

当年3月时,伊斯特布鲁克上任麦当劳CEO,并从技术创新上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造:改造店铺并加入数字化点餐触摸屏、无线充电等;收购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公司以提升汽车餐厅的体验;同外卖平台合作开展送餐业务等。

出售特许经销权则是伊斯特布鲁克的另一项武器:寻找本土企业作为特许经销商,允许其有偿使用麦当劳商标、技术、产品等,以快速拓展市场。

近年来,麦当劳美国已经逐渐将自有门店卖给特许经营商。根据CNBC报道,目前麦当劳90%以上的门店已为特许经营店。

从股价上看,上述改造无疑是成功的。自伊斯特布鲁克上任CEO以来,麦当劳的股价已上涨96%,截至美国时间11月1日收盘时,报收193.94美元,市值达到1472.87亿美元。

虽然曾带麦当劳走出困境,但伊斯特布鲁克却曾因工资过高接受审查。根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伊斯特布鲁克在2017年的年薪为2180万美元;2018年年薪为1590万美元,是麦当劳员工平均工资的2124倍。

营收净利“遇险”

不过,虽然股价在近年来呈上升势头,但麦当劳最新的财务数据却不及市场预期。根据三季报,麦当劳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为54.30亿美元,同比增长1%,但低于市场预估的54.9亿美元;净利润为16.09亿美元,同比减少2%。三季报财报公布后,麦当劳股价当日即下跌5.04%。

营收不及预期的原因,除了美国快餐行业近年来逐渐惨淡的客流量,数字化改造和特许经营模式也要“背锅”。

麦当劳并未透露单店改造的成本,但根据CNBC报道,麦当劳美国的特许经营商们对高昂的门店改造价格有所不满。此外,虽然特许经销策略有助于利润增长,但由于会计差异,将导致收入下降。

而特许经营门店的营业成本和支出的高增长则同样值得注意:根据2019年三季报,麦当劳特许经营门店的支出为5.59亿美元,同比增长12%。

金拱门持续抢占国内市场

而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麦当劳在华的特许经营商也并不陌生。2017年8月8日,中信股份、凯雷投资集团以20.8亿美元的价格将麦当劳中国收入麾下。这家原名麦当劳(中国)的公司曾因更名为“金拱门(中国)有限公司”(下称“金拱门”)而赚足眼球。

实际上,此次更名的实质便是为麦当劳(中国)寻找新的特许经销商;股权交易完成后,中信股份成为新金拱门的控股股东。

彼时,金拱门已管理超2800家餐厅,是麦当劳在中国大陆、香港的总特许经销商,也是美国市场之外全球规模最大的特许经销商。

而中信股份曾表示,截至2022年,中国内地麦当劳门店将增至4500家,其中约45%的门店将位于三、四线城市;而麦当劳在三、四线城市覆盖率预计将提高10%。

根据麦当劳半年报,中国特许经营店现已有3152间,已成为麦当劳除美国外的第二大市场。而中信股份则在其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麦当劳将继续在中国内地积极推进门店扩张,其业务保持增长态势;但由于实行新租赁准则,净利润有所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