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陪马云畅游云南的孙宏斌,今年上半年都在忙什么?

2020年7月23日 文/ 田晏林 编辑/ 嵇国华

文 | AI财经社 田晏林

编辑 | 嵇国华

上半年老孙在忙什么?

奔向60岁的孙宏斌,今年明显看出来头发白了。

或许是最近俩月连续奔走在各个城市考察项目,一向以“白衣骑士”和“并购王”形象被中国商界熟知的孙宏斌,也顾不上妆容,在媒体曝光的照片中,露出些许疲态。

从7月初到现在,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董事长邓鸿几乎和孙宏斌形影不离。俩人不仅带着“退休”的马云从昆明一路玩到腾冲,还在9日至11日三天时间里,走访了长沙、岳阳,分别与潇影集团和各地政府领导洽谈合作。7月17日下午,邓鸿和老孙又返回云南,与玉溪市委市政府就投资、项目落地等情况进行座谈。

去年11月,孙宏斌与“西南会展大王”邓鸿一拍即合,斥资153亿元从云南城投集团手中收购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股权,并将其更名为“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此后大半年的时间里,孙宏斌几乎都泡在了云南,频繁与地方政府示好。

毕竟这是融创在去年完成的最大一笔收购,对于云南市场,孙宏斌信心十足,却不敢怠慢轻视。

7月22日,在云南省委书记陈豪、省长阮成发的见证下,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向昆明理工大学捐赠1亿元人民币,助力高校一流学科建设和云南高等教育事业发展。

其实在6月中旬,孙宏斌就陪同书记和省长一行人考察了自家的滇池南湾未来城,就文化旅游、城市更新等方面探讨交流。一位在昆明的房地产渠道商告诉AI财经社,融创在云南的口碑非常一般,很多渠道商都被它坑过,“贝壳找房代理了融创好几个项目,但是我们一直没敢合作,(融创)报给渠道是一个价钱,但是下个月它跟你卖同样的产品,出价更低。”

尽管盘子太大、不爱讲规则的融创,让云南的渠道商恼火,但孙宏斌仍旧想在这里创造更多财富。去年以来,融创在云南加快布局,陆续进入多个低线城市,拥有很多潜力地块。在一位云南楼市观察者看来,融创的这些动作,最终目的是以文旅项目带动这里的地产刚需。

一位不愿具名的云南房企人士表示,上半年除了昆明融创文旅城项目卖的比较好外,融创的其他项目表现平平。

所以,孙宏斌白发新添是有迹可循的。

2017年融创与万达的那场“世纪大交易”,彻底改变了交易双方今后的发展轨迹。当时,孙宏斌以438.44亿买下西双版纳万达文旅项目、南昌万达文旅项目等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让融创以高起点切入文旅地产。截至2020年6月,融创文旅已在国内布局12座文旅城、4个旅游度假区、25个文旅小镇、8个会议会展中心,涵盖49个乐园、48个商业、近150家高端酒店。

图/视觉中国

与开发楼盘的高周转模式不同,持有型物业的增多,让融创现金回流的速度慢下来。特别是在今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下,很多文旅产业人士都向AI财经社抱怨发展艰难,孙宏斌也感受到压力。不过他表示,“疫情后文旅业会反弹。这个行业是供给侧的问题,需求远远没有满足。”

凭着这份信心,6月2日晚上,孙宏斌转发了一条链接,内容是杭州湾融创文旅城的签约新闻。他又当了一回“白衣骑士”,接下了山水文园集团的项目。

在地产圈的并购案例中,融创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债务承压,老孙找钱

孙宏斌是野心极强的男人,桀骜不驯且快人快语。一件爱马仕T恤,只要他喜欢,可以同款样式买几种不同的颜色换着穿;对待生意,只要是他认为能够挣钱的项目,也从不吝啬花大价钱收购。2017年在收购万达文旅城的时候如是;2019年收购环球世纪和时代环球亦是如此。

除了接盘乐视那次,老孙是真哭了。

一位熟悉融创的企业人士表示,这就是融创的投资风格,“以前(融创收购)绿城、佳兆业,都是先进去再说。”

不过,攻城容易,守城难。今年上半年,孙宏斌放慢了并购速度,开始处置部分持有型资产。“今年是处置资产比较好的机会,因为现在市场上的流动性比较好。”在2019年业绩发布会上,孙宏斌强调,“要平衡、高品质的资产持有,因此今年优化资产结构也是我们要做的比较坚决的一件事。”

柳传志曾评价,孙宏斌是一眼能把中国房地产业看到底的人。

然而,接连几次大规模的并购,给融创带来的除了大幅增长的业绩与行业排名,还有迅速膨胀的债务。截至2019年12月末,融创中国短期债务达到1360亿元。中国指数研究院显示,2019年融创中国净负债率达到172.8%。

一位香港证券市场分析师表示,融创中国太缺钱。更有细心的云南房企人士发现,就连对云南项目的宣传,融创今年都变少了。

7月7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称,其将发行总计10亿美元的优先票据,其中包括2023年到期的6亿美元6.5% 利率优先票据和2025年到期的4亿美元7%利率优先票据,发行收入将用于偿还融创现有债务。

在更早的时候,5月底,融创已发行了33亿元5年期债券;6月份又有一笔80亿元小公募债发行获受理,用途也都是偿还债务。

2020年1~6月,融创中国累计实现合同销售金额1952.70亿元,同比下降8.82%。不可否认,受大环境影响,房地产行业今年普遍业绩下滑。孙宏斌意识到了危险,他在年初坦言,目前融创的融资成本偏高,介于6%~8%之间。保持融资总量的前提下,下降1~2个点,成为了融创当下的目标。

图/视觉中国

“我们最近一直在做的就是调融资结构,降融资成本,降负债率,这几年下来公司负债率是持续稳步往下走的,未来2-3年,负债率往下走的方向是不会改变的。”融创中国行政总裁汪孟德表示。

不宽松的现金流,迫使融创从市场上找钱。5月份开始,孙宏斌多次减持金科股份,累计套现106亿元。与金科僵持了三年的股权争夺战就此落幕。另外,最近融创拆分物业上市的消息也不胫而走,与很多房企一样,融创也在通过资本市场融资扩大业务规模,减缓企业的财务压力。

7月初,孙宏斌带着马云连续两天跑遍了融创在云南的项目。业界不禁揣测,与首富交好,老孙是否就能开启一段新的财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