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I财经社 内文

博纳再冲A股:预计全年业绩下滑一半,将把钟南山搬上大荧幕

2020年8月25日 文/ 黄云腾 编辑/ 王晓玲

文| AI财经社 黄云腾

编| 王晓玲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多次冲刺A股未果,于疫情后迎来短暂的喘息之机,老牌民营电影公司博纳又宣布再战IPO。

8月24日晚,证监会披露博纳影业的招股说明书。这也是博纳影业自美股退市后第二次冲刺A股。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纳影业计划募集资金14.25亿元,主要用于博纳的电影项目及博纳的电影院项目。公司预计发行不低于1.22亿新股,且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10%。同时,招股说明书也披露了博纳的豪华股东阵容,包括阿里、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及章子怡、张涵予、陈宝国等明星,均参与到这场资本盛宴当中。

不过,曾于当年认为被低估而从美股退市,因主旋律电影再度站稳脚跟,而如今却遭遇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博纳的再战A股之路也并不轻松。《八佰》单日票房过亿的同时,原定于今年春节档上映的博纳重头戏《紧急救援》却仍未定档。博纳也于招股说明书中提示风险,表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将下滑50%以上。

1.

1999年成立的博纳是国内首家获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颁发“电影发行许可证”的民营公司,在创始人于冬的带领下,博纳已然跻身国内民营影视公司第一梯队,通过近年来《红海行动》、《湄公河行动》等数部主旋律项目,博纳旗下发行的电影也成为叫好又叫座的保障。

招股说明书显示,成立至今,博纳影业已累计出品电影250部,有10部电影票房超过10亿元,67部电影票房超过1亿元。其中,《十月围城》、《龙门飞甲》、《桃姐》、《湄公河行动》及《地久天长》等影片获多个奖项,包括金像奖最佳影片、金马奖最佳影片、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男女主角等。

博纳影业的主营业务包括电影投资、发行、院线及影院业务。包括加盟影院及自建影院在内,博纳共有73家加盟影院,79家五星级标准现代多厅影城。截止2019年底,博纳院线旗下加盟影院当年实现票房收入4.6亿元,放映场次61.5万场,年度观影人次突破1200万,单银幕产出76万元。同时,博纳已在北京、上海、杭州、宁波、重庆等城市投资建成79家标准现代多厅影城,已在全国重要电影票房市场完成了初步布局。

主旋律电影是博纳影业的优势之一,通过将宣传中国主流价值观与观影需求相结合,博纳运用商业化的多类型电影创作方式,将工业化的制作模式与市场化发行模式相结合,打造出《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组成的“山河海三部曲”系列,以及由《决胜时刻》《中国机长》和《烈火英雄》组成的“中国骄傲三部曲”系列等影片。这些主旋律电影均在国内市场取得了不错的口碑与票房,如《红海行动》、《中国机长》等影片在中国影史票房排名前10。

博纳影业创始人于冬历来被视为业界少有的“狠人”。28岁那年,自北影厂离职的于冬成立博纳的前身北京博纳文化交流有限公司,于成立3年后赌上全部身家拿到《天脉传奇》的发行权,依靠施南生、文隽等香港电影人脉成为内地最大的港片发行方。2007年,博纳拿下红杉资本与SIG的1000万美元融资,并于此后开启了电影的全产业链布局,渗透投资、发行和放映终端的院线这一环节。

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这次募资主要用于博纳电影项目及博纳的电影院项目,两笔项目投资预计达18.90亿元,拟投入资金14.25亿元,主要用于8部电影的投资及院线的装修、银幕、座椅、放映设备等。8部电影包括《智取威虎山前传》、《热血沸腾》、《书剑恩仇录》等,影院投资方面,博纳则计划共计投资35家影院,涵盖杭州、长沙、成都、西安等新一线及二三线城市。

招股说明书显示,博纳影业2017年、2018年、2019年营收分别为19.97亿元、27.84亿元、31.16亿元;营业利润分别为2.5亿元、2.68亿元、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99亿元、2.64亿元、3.15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分别为1.13亿元、1.56亿元、1.76亿元。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全球电影行业遭遇重创,博纳也不例外。根据招股说明书显示,受影院关停影响,2020年上半年,博纳影院收入仅为4129.01万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5.27亿元,降幅达92.74%。而院线放映服务及卖品、广告、衍生品和广告等服务已是博纳影业目前的最大收入来源,2019年收入占比达37.14%。

博纳原本预计于今年春节档上映由林超贤执导的《紧急救援》,业界给出的票房预期为30亿,不过随着疫情下行,该片撤出春节档,并在近期《夺冠》、《姜子牙》等大片宣布定档后也未宣布再定档消息。博纳影业预计,2020年全年将实现营业收入21.27亿元,与上年同期收入31.16亿元相比下降31.73%;预计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 1.76亿元,与上年同期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15亿元相比下降44.03%。

2.

博纳一直有资本市场梦。在中国民营影视公司中,博纳最早接受外来资本注资,也是首个前往海外上市的中国影视公司。2010年,于冬在施南生、巩俐、袁立等人陪伴下等人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发行价为8.5美元,博纳市值最高时达60亿人民币。不过,由于恰逢米高梅破产,影视公司当时在华尔街成为“夕阳产业”,博纳市值始终低于国内光线、华谊等公司,于冬本人也多次发声称博纳“被低估了”。

2015年年中,博纳由此宣布私有化。一年以后,曾于内地电影论坛放言“电影公司都要为BAT打工”的于冬接受阿里影业、腾讯、中信证券金石基金、赛富资本、红杉资本等在内的投资。私有化后,博纳曾完成多轮增资,包括明星章子怡、陈宝国等均被引入股东行列,2017年5月份,万达院线以3亿元入股博纳影业,博纳影业由此估值达到160亿元。

目前,于冬直接持有博纳影业25.60%的股份,为公司的控股股东。于冬同时通过影视基地及西藏祥川持有博纳影业共计2.43%的股份,合计控制博纳影业28.03%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其余股东方面,阿里巴巴影业持股8.24%,林芝腾讯科技持股5.17%,万达电影则持股1.88%。

并未放弃IPO之梦的博纳随即于2017年冲刺A股,不过彼时正逢影视行业泡沫破灭,电影票房增速放缓,证监会出具的反馈意见由此多达38条,涉及到财务数据、股权变动及私有化进程中的融资细节;之后,服务博纳IPO的瑞华会计师事务所暴雷被查,博纳也由此中止IPO进程,回归A股之路再耽搁接近两年。

目前,新冠疫情对于影视公司造成震荡,博纳再上市无疑要冒一定风险。此外,上半年博纳影业副总裁黄巍因故离世、新片《冰雪长津湖》因疫情停止拍摄,而博纳的业务重心在上半年转移至线上影视发行,下半年则尚未有主控影片定档,对于博纳再上市而言并非利好。

不过,随着《八佰》、《夺冠》等影片上映或定档,影视行业已有上扬趋势,截至发稿时,《八佰》票房已破10亿,华谊市值回归184亿元,已走出年初至今的最低点。其余民营电影公司也有不同幅度上涨,包括定档国庆的《姜子牙》制片方光线传媒,其市值达到467亿元。

招股说明书还显示,博纳已通过融资、合作协议等方式,圈定了一大批优秀电影人。张涵予、章子怡、陈宝国、黄晓明、黄建新、韩寒等均为博纳影业股东。博纳影业还与林超贤、尔冬升、陈凯歌、张涵予、徐克等电影人有多部电影合作协议,双方合约期内后者将为博纳完成若干院线电影的导演及监制工作。此外,博纳还以参股的方式投资了韩寒所在的果麦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亭东影业有限公司。

另一方面,已自主旋律走通的博纳影业已于近期官宣未来数部主旋律电影的拍摄计划,包括聚焦以钟南山院士为代表的中国抗疫题材电影《中国医生》、讲述民族英雄林则徐故事的《钦差大臣》以及影片《克什米尔公主号》等。

在风险提示一栏,除了影视作品不被市场认可,税收优惠政策变化,影视行业税收秩序规范,净资产收益率摊薄等影视公司的常见因素,还特别指出新冠疫情的不利影响。“受疫情影响以及在本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其他风险叠加发生的情况下,将有可能导致公司上市当年营业利润较上年下滑 50%以上,提请投资者注意相关风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