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市界 内文

巨亏19亿!P2P暴雷业绩大变脸,出口冰箱第一股遇上前京东副总裁

2019年4月30日 文/ 编辑/

文 ✎ 秦晓鹏

编辑 ✎ 刘肖迎

冰箱+金融科技,会有怎样的化学反应或者物理反应?

这两项看起来八竿子打不着的业务在奥马电器身上得到了统一。

2009年-2018年,奥马电器连续十年蝉联中国冰箱出口冠军、连续十一年稳居冰箱出口欧盟第一,被誉为“出口冰箱第一股”。其愿景如其名,要把冰箱质量做到汽车行业里的奥迪和宝马一样优秀。

奥马的名气在国内并不响,甚至可以说是知者寥寥。奥马电器本来走的是低调发财的路子,业绩稳步增长,2018年却平地一声雷,巨亏19亿元。

这一切要从2015年的换帅开始说起,也要从把“冰箱+金融科技”这个神奇组合作为双主业发展开始说起。

01

前京东副总裁的出场秀

奥马电器的创始团队曾效力于冰箱行业老大——科龙电器,在顾雏军取得科龙电器的控制权之后,科龙电器陷入动荡。2002年,时任科龙副总裁兼容声冰箱总经理的蔡拾贰带领一些骨干员工出走,创立了奥马电器,专注于冰箱的设计、制造和销售。

与海尔等知名电器公司不同,奥马电器的主要业务模式是ODM,也就是俗称的代加工,自主品牌(OBM)业务规模较小。在奥马电器发展中,加大自主品牌的销售一直是重要的战略布局。

资本并没有改变奥马电器的成长路径,上市后的奥马电器保持营收和净利润的稳步增长,既没有鲤鱼跃龙门般一飞冲天,也没染上“上市业绩就下滑"的病症。

奥马电器本应当就这样走在发力高端冰箱、培育品牌美誉度和忠诚度的既定道路上,2015年,奥马的前蹄却调转了方向。

方向转换的直接原因是换帅,新任实控人是赵国栋。

赵国栋在资本市场小有名气。他曾在2003年创立网银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这是国内最早一批从事第三方支付业务的企业。

2011年,网银在线获得央行颁发的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2012年,网银在线并入京东,赵国栋就任京东集团副总裁。

当成功过一次就免不了有路径依赖,2015年赵国栋从京东辞职之后再次踏入了金融领域,入股了中融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金”)。

备好粮草,接下来,赵国栋的动作让人眼花缭乱,也把杠杆利用到了极致。

2015年10月,赵国栋与奥马电器实际控制人蔡拾贰等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后赵国栋将持有上市公司20.38%股份,成为新任实际控制人。

赵国栋取得奥马电器的控制权后不久,便主导了一次并购,以超过14倍的增值现金收购了自己旗下的中融金51%的股权(其中有30.29%为赵国栋持有),交易对价为6.12亿元,产生商誉5.48亿元。

彼时,成立还不到一年的中融金成为了奥马电器“金融科技”业务的开端,也让赵国栋成功套现了3.63亿元。

奥马电器赶上了“互联网金融”概念的末班车,复牌后,二级市场也报之以连续八个涨停表示对“冰箱+金融科技”这个神奇组合前景的看好。

2015年12月1日,赵国栋将手中3369万股股票进行了质押,当天收盘价是94.5元,即使按照四折的质押率,也能拿到12.73亿元,已经超过了收购奥马电器的股权转让款12.13亿元。

更何况,股权转让款是分期支付的。即使是一次性付清,赵国栋手中也有超过4亿元的余粮。

在上位实控人和主导收购中融金的过程中,赵国栋长袖善舞,分期支付股权转让款、高溢价收购进行套现、打造概念刺激股价上涨然后质押融资,杠杆玩得不亦乐乎,套现数亿元现金后,还拿到了一家市值超过200亿元的上市公司控制权。

赵国栋的这一波出场秀更像是资本玩家而非实干型的企业家。

02

一条瘸腿

奥马冰箱确立了冰箱和金融科技两条腿走路的模式之后,冰箱业务被装入了新设立的子公司奥马冰箱中山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马冰箱”)中,仍由蔡拾贰团队负责。

家电业务延续增长势头,2016年和2017年分别取得了47.2亿元、62.3亿元营业收入。

金融科技方面动作不断,先后设立了钱包保险、钱包金证、宁夏小贷、钱包易行、西藏网金等子公司,还参股石嘴山银行、长治银行,发起设立消费金融公司,也将中融金剩下49%的股权收入囊中。

金融科技业务包括理财、消费、信贷三大板块,主要业务包括平台服务、产品及技术服务、信贷业务、产业投资等。2017年,金融科技板块取得了7.35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10.56%。

两项业务共同发力,2017年奥马电器的营业收入增长了38.14%,归母净利润增长了25.15%。奥马电器两条腿走路的前途看起来光明且美好。

好景不长,天就变了。

随着P2P平台的大面积爆雷,2018年8月,中融金的子公司钱包网金(平潭)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钱包网金”)运营及管理的P2P平台“钱包金融”发生了兑付危机。

虽然公司一再强调,钱包金融仅是提供信息导流服务的第三方平台,而并不对逾期的网络借贷项目承担刚性兑付担保责任,但投资环境的不成熟以及投资者对于投资认识的不足,导致刚性兑付仍旧未被完全打破。

(钱包金融业务模式)

对于投资者的大额提现,钱包金融显然是陷入了资金困境,强制将到期资金复投3个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湖南省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和债务问题,将奥马电器及其子公司告上了法庭,并申请资产冻结。

这只是债务的一角。至2018年12月14日,因合同纠纷、到期未归还本金利息等债务问题,奥马电器子公司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共计26个,被冻结金额共计68,963.95万元,占公司2018年9月末货币资金及理财资金余额的比例为21.68%。

为解燃眉之急,赵国栋曾拿着5%股权的诚意去寻找救兵,2018年10月30日,与中山金控签订了意向协议。如果合作能够推进,奥马电器将会拿到8.5亿元的纾困资金。

资金或许能暂时盘活上市公司,但问题的关键在于业务的风险性。

首先,钱包金融一方面强调自己提供的是居间服务,收取的是服务费用,此次的危机来源于借款人没有按时还本付息,另一方面却要随时保证投资人的提现需求,难免会涉及到资金池,这是监管上的风险。

其次,假设钱包金融只是替借款人垫付,然后对债务人进行追偿,则可能会形成自身的坏账。这是财务上的风险。

P2P业务有其自身的局限性,在当前征信体系不完善的情况下,这样的兑付危机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奥马电器能渡过此劫,以后的日子怕也不好过。

金融科技业务这条腿可以说已经瘸了。

03

冰箱的未来

祸是金融科技业务惹下的,解决却要靠冰箱。

奥马电器和中山金控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不断地在更新,包括但不限于纾困资金上调为9.7亿元,但中山金控方始终要求以奥马冰箱100%的股权作为质押担保。

蔡拾贰在接受采访时曾称,截至2018年9月30日,奥马冰箱已经实现销售金额52.6亿元,净利润为2.71亿元。还称公司目前业务状况良好,运营健康,现金流充裕。

的确如此,家电业务是奥马电器的绝对支撑,2018年取得了68.16亿元,占比高达87.35%。

这个绝对支柱能帮助奥马电器走出泥潭吗?答案似乎是否定的。

从内销来看,冰箱行业在经历了近十年的高速成长之后,近几年都在进行调整。内销市场规模从2011年近5900万的峰值到2018年的4309.6万台,整个市场规模下降了约30%,市场逐渐趋向饱和,更新需求大于新增需求。

从市场集中度来看,2018年前9月TOP5企业内销市场集中度已经提升至67%,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2%。整体销量降低,而市场集中度提高是因为大企业们如海尔、TCL等通过渠道下沉拓展三四线市场的方式挤占了不知名小企业的生存空间。

消费者对价格的敏感度在降低,对品质、品牌的敏感度上升,前些年奥马的低成本策略所攻下的城池在行业的洗牌中被大企业占据。事实也确实如此,2018年,奥马冰箱在国内零售额同比大跌21.86%。

这种情况下,奥马冰箱仍然要依赖海外市场,甚至要更加依赖海外市场。

奥马电器的出口业务毛利率相对较低且不稳定,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出口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25.87%、15.89%和20.36%。

奥马冰箱想要继续维持增长怕有不小的难度。

如果说债务问题是奥马电器的近忧,那家电业务的成长性就是奥马电器远虑。

奥马冰箱的核心人物蔡拾贰已经对奥马电器失去信心。

2018年7月,奥马冰箱的管理团队曾想收购奥马电器40%的股权,这个时间正是钱包金融的危机被曝出前夕,此举颇有要奥马冰箱脱离上市公司的意图,至少保全部分资产,但最终未通过股东大会的审议,以失败告终了。

私有化失败,P2P危机爆发,蔡拾贰嘴上说着冰箱业务没问题,身体却诚实得很,开足了减持的小马达。

2018年11月9日,蔡拾贰在减持计划预披露公告中表示,“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3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1084.11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为1%”。

减持的步子迈得太大,一个不小心就超过了1%的线。截止2018年12月19日,蔡拾贰累计减持1100万股,超出了15.89万股,还因此收到了监管函。

2019年1月18日,蔡拾贰再次减持1039万股,套现4363万元,这一笔减持均价仅有4.2元/股。

减持不能停,1月29日,蔡拾贰又双叒减持了709.8万股,均价更低,只有3.9元/股,目前蔡拾贰仅持有上市公司4.99%的股份,抛售的意图不能再明显了。而巧合的是,当天盘后奥马电器就发布了业绩预亏12.4亿——15.8亿元的公告。

1月31日,监管机构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对蔡拾贰的此次精准减持是否涉嫌内幕交易进行回复。当然,得到的回复是否认内幕交易。

蔡拾贰作为奥马冰箱核心人物,从2015年的卖壳到2016年套现数亿元,再到如今金融科技失火殃及冰箱时的低位减持动作,都无法让人对奥马电器的前景有乐观的预期。

04

巨亏19亿

原本年报定于4月24日发布,尽管在此之前奥马电器巨亏的消息已经被公告,照理说应该已经被市场所消化,23日,股价还是先跌停为敬。4月26日晚,年报千呼万唤始出来。

2018年,奥马电器营业收入78.3亿元,同比增长12.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9.03亿元,同比下降598.71%。

其中家电业务收入68.16亿元,同比增长9.42%,归母净利润3.53亿元,同比增长9.58%。

金融科技板块就不忍直视了。

因业务大幅下滑,奥马电器出现了助贷业务存在逾期、部分商业保理应收款项、渠道管理费和居间服务费预计无法收回等,奥马电器对商誉计提了资产减值损失、确认了预计负债、计提了坏账准备、未确认部分收入,仅金融板块的应收账款一项,就计提了12.1亿元的损失,成为2018年巨亏的祸首之一。

而因为诉讼等事项,截止2018年12月31日,奥马电器被银行冻结的定期存款、其他流动资产等超过了10亿元。

2019年以来,奥马电器的股价有一波不小的涨幅,但仍处于三年多以来的低位区。

如果没有遇到赵国栋,奥马电器可以专注于冰箱、做自主品牌、争高端市场,现在却是纠纷不断、债务缠身、股价低迷、巨亏十几亿元。

赵国栋的处境同样不乐观,因股价低迷个人财富大幅缩水、因中融金未完成业绩承诺而需要承担的5.36亿元业绩补偿、股权又全部被轮候冻结······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